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十九章 嫁禍

第十九章 嫁禍

 推薦閱讀:
<!--divstyle="color:#f00">熱門推薦:
      一陣狂揍,張懸這才覺得心中舒服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低頭一看,此刻的姚寒臉上的面罩已經掉了,整個人也被打的滿是扭曲,親媽都認不出來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
      氣消了,張懸腦子再次靈活起來:“這家伙是白玉城城主的管家,又是我徒弟的叔叔,教訓一頓可以,不能殺死!”
  
      不管怎么說這家伙都是趙雅的姚叔叔,真要殺了,剛收的這個弟子還不炸鍋?
  
      以后肯定也沒和好的可能了!
  
      而且,白玉城號稱天玄王國第三大城市,能做為城主,實力必然不弱,肯定還擁有極大的勢力,管家被殺,仔細追究,弄不還就能查到自己身上,麻煩不小。
  
      剛來這個世界,還沒徹底站穩腳跟,還是低調一些好。
  
      “不能讓他懷疑到我頭上!”
  
      心中一動。
  
      既然不能殺,那就只能讓其活著離開,跑過來偷襲自己,卻被人揍了,肯定會懷疑!
  
      “對了,剛好有個替死鬼,今天不找我麻煩,還想不起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突然想到了一個人。
  
      正是白天遇到沈碧柔時,一直嘲笑自己的尚斌。
  
      反正這家伙是尚臣長老的孫子,嫁禍給他,姚寒就算知道,也應該不敢報復!
  
      即便報復,互相撕咬,更好!
  
      想到這,張懸低頭看向已經被打面目全非的姚寒,壓低了聲音:“我和張懸是有矛盾,他白天氣我,我今天晚上本打算過來教訓他一頓的!不過,如果他真被你閹了,碧……她肯定會以為是我干的,對我產生誤會!要怪,就怪你被我撞見,來的不是時候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姚寒這才知道為何被揍,想要反駁,嘴已經腫脹的如同香腸,連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  
      “滾!”
  
      見對方聽懂了自己的意思,張懸不在廢話,站起身來,一腳踹在姚寒身上,將其踢飛十幾米。
  
      “可惡!”
  
      心中暗暗罵了一句,姚寒也知道今天再打下去,肯定倒霉的還是自己,一咬牙轉身就走。
  
      同時記住了兩個特征,第一,打他的這個人白天剛和張懸打過交道,被他氣了!第二,他和張懸之間應該是情敵,追求的那個女子,名字中帶“碧”。
  
      只要知道這兩點,打聽出今天對他出手的家伙到底是誰,還是很容易的。
  
      見姚寒離開,張懸這才松了口氣,收拾了一下,重新回到宿舍。
  
      說起來真夠驚險的,要不是今晚上修煉,到現在還沒睡,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。
  
      不過,至少危險暫時解除了。
  
      “在這個世界生存……實力才是最重要的!”
  
      坐在宿舍的床上,張懸心中暗自嘀咕。
  
      如果今晚修為沒進步,就算知道姚寒的缺點,肯定也打不過,吃虧的必然是自己。
  
      所以,當務之急沒有別的,那就是快速提升實力,力量越強越好!
  
      心中帶著感慨,逐漸進入夢鄉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,天一亮就醒了過來,雖然只睡了不到兩個時辰,又折騰了這么長時間,卻依舊感到精力充沛,沒有絲毫困倦。
  
      “該去上課了!”
  
      嘀咕一聲,穿上衣服,張懸大步向自己的課堂走去。
  
      時間不長,來到課堂,剛推門走進去,看到一個胖子興奮地迎了上來。
  
      “張老師,你來了,你看我已經把房間打掃完了!”
  
      正是最后收的那個胖子袁濤。
  
      這家伙被自己威脅,沒想到今天果然第一個來了,而且還把房間打掃的干干凈凈。
  
      “不錯!”張懸點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,老師都說不錯了,是不是該有個獎勵?什么功法、武技之類的,隨便賞個三、五本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聽到認可,胖子立刻滿臉堆笑。
  
      這家伙就是給三分顏色就開染房的主。
  
      “先在一邊待著,等其他同學來了,我會統一上課!”張懸擺擺手。
  
      第一個來的是胖子,第二個來的居然是打賭贏來的那個學生,劉揚!
  
      不過,劉揚的態度沒胖子這么好,臉上寫滿了不甘心,看向張懸也充滿了輕蔑。
  
      在他看來,張懸打賭贏了,只是運氣,讓他堂堂天才跟這樣的老師學習,這該有多痛苦?
  
      第三個來的則是那個擅長用槍的少年,鄭陽!
  
      張懸一口說出他槍法中的問題,讓其力量暴增一倍多,對于這位老師,他還是十分信服的,可以說是目前幾個學員中,唯一一個心甘情愿的。
  
      第四個則是王穎,這個害羞的丫頭,一進來看到還有其他學生,臉色忍不住一紅,躲在一個角落。
  
  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
      “今天應該就能解決身上的問題了……”趙雅睜開眼睛。
  
      昨天那個最差的老師說他能解決自己身體上的問題,回來后,又是擔心,又是迷茫,折騰到半夜才睡。
  
      不管對方說的是真是假,今天過去,肯定就有結果了!
  
      想到這,洗漱了一下,穿上衣服走出房間。
  
      她身為城主女兒,又是白玉城城主的女兒,新生入學考核的前十,自然不可能住普通學生的集體宿舍,而是單獨一個小院,好多房間,管家姚叔叔,正住在不遠處的房子里。
  
      “姚叔叔,我去上課了!”
  
      見房間沒動靜,趙雅喊了一聲,就要向外走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,等等我,我跟你一起過去!”一個喊聲,房間門打開,姚寒走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一看到他的樣子,趙雅愣在原地:“姚叔叔,你這是……這是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只見他滿臉腫脹,眼眶烏黑,一夜不見,原本威嚴無比的大管家叔叔,變得面目全非,要不是聲音熟悉,根本不知道是誰!
  
      “哦,昨天練功練猛了,不小心自己打的!”
  
      姚寒道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誰練功打自己???
  
      你能找個更爛一點的借口嘛……
  
      “姚叔叔,到底怎么回事?到底是誰?不行我告訴爹爹!”趙雅怒氣沖沖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,你不用管了,這是我自己的問題……我自己能夠解決!你還是先上課吧,我倒要看看你認的這個老師怎么樣,如果和傳說中的一樣水平,我立刻稟告城主,讓洪天學院給你換老師……”
  
      姚寒大手一擺,帶著豪氣,不過,動作太大,撕扯了傷口,滿頭冷汗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!”
  
      見他不讓自己管,趙雅不再多說,二人向張懸的課堂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姚叔叔,你傷的這么重,要不先回去休息吧,上課我一個人就可以,不用送了!”
  
      走了一會,見他全身顫抖,滿頭大汗的模樣,趙雅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昨天張懸下手沒有絲毫留情,哪怕服用了傷藥,休養了好幾個時辰,依舊很重,能堅持走路,就很不錯了。
  
      “小姐,城主來的時候就交代了,一定選個好一點的老師,你選了這家伙,我怎么回去交代!”姚寒道:“不管怎么說,我都要當你的面揭穿這家伙,讓你知道,他實際上是個不學無術的家伙!也就小姐單純,才上了他的當,以他那種水平,肯定招不到第二個學生,等一會你看看他班級沒學生,就會知道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吱呀!
  
      房門推開,露出了里面的場景。
  
      張懸和四個新生,正站在其中。
  最快更新,無彈窗閱讀請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