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二一九四章 多愁善感的鳳九歌

第二一九四章 多愁善感的鳳九歌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火鳳一族測試血脈,測試的正是這位火鳳老祖血液的相似度,而鳳鳴石,正是用他血脈,煉制而出的寶物。
  
      正常情況,測試后輩血脈,跟他沒什么關系,根本影響不了,但不知為何,就剛剛,心中冒出了一陣悸動。
  
      宛如有什么壓迫了他的靈魂,讓他不敢反駁。
  
      “帝君?”
  
      瞳孔一縮。
  
      身為封號神王,天下能夠讓他產生這種感覺的,只有一個!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
  
      靈源天的帝君,已然隕落。
  
      為何依舊感受到他濃郁的氣息?
  
      “或許是錯覺……帝君就算復活,也絕沒這么快……”搖搖頭,想起當初帝君留下的話語,火羽封號神王再次閉上了眼睛:“查探一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那種感覺,只出現一瞬,就消失了,精神集中,想要探查,卻發現宛如被天道屏蔽,即便是他,也找不到根由。
  
      搖了搖頭。
  
      既然如此,沒必要糾結,還不如盡快提升實力。
  
      帝君都可以死……封號神王,不努力的話,下次靈氣潮汐,同樣有可能被斬殺。
  
      之前的神界,平淡如水,即便是普通神王,都很難隕落,現在,靈氣衰退,靈氣潮汐出現,再加上天縱大帝橫空出世……
  
      封號神王隕落都是常有的事,再不像以前那么安全了。
  
      所以,現在的他們,沒有太重要的事,基本都在閉關修煉,只是為了多庇佑家族,在目前的局面下,更好的活下去……
  
      確定了血脈,張懸如愿以償,獲得了選拔賽的資格。
  
      至于比試,沒什么可說的,族內最強者,都不是一合之敵,選拔賽進行了整整三天,前十名被選拔出來,張懸毫無意外的排在了第一位,而鳳九歌,也拿到了第二位。
  
      一個曾經被驅趕出家族的人,重新回來,竟然擁有了橫掃年輕一輩的實力,不但在火鳳一族,甚至在靈源城,都引出了巨大的轟動。
  
      “三大家族的比試,后天才舉行,今天剛好有空,帶我去你上次試煉的地方看看!”
  
      張懸找到鳳九歌。
  
      選拔出參加比試的人選,火鳳一族給了一天休息調整的時間,剛好可以趁機,去看看那個深坑,探查一下鳳九歌體內那道詭異氣息的來源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好不容易重新恢復了血脈和力量,鳳九歌自然不愿意再次失去,沒有太多遲疑,直接點了點頭。
  
      二人都是核心弟子,并且風光無限,族內的地位比起長老都只強不弱,要出去,沒人敢阻攔,乘坐飛行神獸,不到一個時辰,來到懸空城市的下方。
  
      偌大的城市懸浮在空中,遮天蔽日,一根羽毛將其托舉起來,散發出淡淡的金光,宛如火焰燃燒。
  
      明理之眼運轉看了看,發現這根羽毛,呈現黃色,有些眼熟,仔細想了半天,也沒想起在哪見過,隨即搖了搖頭,不再糾結。
  
      城市下方的深坑,漆黑一片,不知通往哪里,看不到盡頭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,我當初就是從這里下去的!”鳳九歌一指一側的巖壁。
  
      張懸看去,上面居然被人挖出一個細長的通道,緊貼著陡峭的石壁,向下蔓延。
  
      “過去看看吧!”
  
      讓神獸在沙面等候,張懸當先邁步過去。
  
      通道狹窄,只夠一個人通行,另外一側就是深不見底的深坑,給人一種極強的壓迫感。
  
      張懸緊跟在鳳九歌身后,緩步向下。
  
      這個深坑給他一種壓迫感,體內的天道真氣,仿佛都被壓制住,運轉起來有些困難。
  
      不過,提純后的天若有情功法,不受到任何影響。
  
      向下走了一個時辰,不知進入了多深,依舊看不到盡頭,張懸突然心中一動,將掛在胸口的吊墜取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“看樣子……洛若曦必然來過這里!”
  
      掌心的吊墜,和之前靠近洛若曦的血液一樣,散發出淡淡的熱量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,前面已經沒路了,上次我就是到了這里,無意中進入了一處地方,才導致修為大跌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又走了一會,鳳九歌眼中露出一絲敬畏。
  
      這地方來過一次,讓他失去了所有的光環,可不想再來第二次了。
  
      張懸看去,果然看到深坑供人通過的狹窄道路消失不見,看樣子,挖掘出這道路的修煉者,要么死亡,要么也原路返回了。
  
      “這地方光禿禿的,什么都沒有,你來這里試煉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沒有繼續向下,張懸有些好奇的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所謂的試煉,要么要去的地方有寶物,要么經歷危險,能夠獲得磨礪,一路走下來,他詳細看了,這里除了漆黑一片,什么都沒有,連個普通植物都不曾發現,跑過來試煉什么?
  
      “有傳說,這個下方,有讓人突破到神王的生命……神王草!”
  
      鳳九歌臉色一紅:“我相信了,想要一探究竟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神王草?”
  
      張懸愣了一下,滿是苦笑。
  
      先不說有沒有這種東西,就算有,也不可能吞了就能突破神王。
  
      神王境界,牽扯到對天地力量的領悟,不是藥物可以幫助的。
  
      不過,雖然知道這個,能擁有突破機會,依舊會引得無數人前來探查。
  
      突破神王的機會……對于神界無數生命都有著致命的引誘力!
  
      “你在這里等著,我下去看看,如果兩個時辰都沒出來,就先上去,不要下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明白了原因,張懸不再多問,而是交代一聲。
  
      對方體內的那種特殊氣流十分古怪,再次下去,極有可能同樣被封印住修為,與其危險,還不如自己親自前往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……你要小心一些……”
  
      見老師為了幫自己徹底解除體內的隱患,不害怕,不遲疑,不惜孤身犯險,鳳九歌眼眶再次紅了。
  
      只是個普通學生而已,為了他付出這么多,甚至有可能全身修為消失,都不遲疑……有師如此,夫復何求!
  
      張懸:“???”
  
      轉頭看向眼眶泛紅的學生,張懸臉上冒出一連串的問號。
  
      這孩子又咋了?
  
      我就下個坑,遇到危險就回來了,不至于感動成這個樣子吧……未免太多愁善感了……
  
  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