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二千一百章 鎮壓孔師分身

第二千一百章 鎮壓孔師分身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神靈和偽神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生命,不可同日而語。
  
      即便擁有神靈之氣,能夠順利突破,想要熟練掌控這種力量,依舊需要花費不知多久的時間。
  
      因此,明明看到對方吸收了神靈之氣,也不算太過著急,就是因為,心中確定這點……
  
      可這種確定,眨眼功夫就被對方打破了!
  
      “沒什么不可能的!”
  
      雙手背在身后,張懸淡淡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突破了神靈,才知道這種實力的強大!
  
      難怪對方能夠撕裂空間,隨意穿梭,偽神與之相比,差了十倍都不止!
  
      只要他愿意,趙雅等人聯合在一起,絕對阻擋不了他一個呼吸的時間!
  
      “我不信!”
  
      孔師再次沖了過來,力量瘋狂的揮灑。
  
      之前,想著要活捉眼前這位,抽取天道圖書館,而現在,對方實力和他相同,抽取已經不可能了!
  
      為今之計,只能想辦法將其斬殺,才能活命。
  
      一出手就用盡了全身的力量。
  
      空間撕裂,天地崩塌。
  
      神殿所處的空間盡管比上蒼更加穩固,依舊承受不住神靈強者的全力。
  
      張懸絲毫不退,而是淡淡一笑,一招接一招的迎接而來。
  
      幾分鐘過后,孔師全身僵直,被一股強大的力量鎮壓住,儲物戒指中的太玄鏡,以及腳上的縹緲靴,也被取了下來,想逃走都做不到。
  
      領悟“天若有情”后,同級別下,分身都不是對手,這位孔師即便不弱,也最多相差不大而已,如何抗衡的??!
  
      更何況又連續遭到小黃雞、天道之冊,以及趙雅等人的攻擊,傷勢已經極重了。
  
      將其困住,張懸再次看了過來,微微一笑。
  
      已經展示了實力,對方就算不信,無關緊要,畢竟,結果已經出來了。
  
      “這么短時間,突破神靈,并且修為鞏固……就算是他,也做不到……”孔師目光有些散亂,像是快要瘋了。
  
      “他?”
  
      張懸聽出了話語中的不對勁:“他是誰?”
  
      “和你一樣,掌控天道的一部分,可也沒有這么快的修煉速度……”
  
      孔師說到一半停了下來。
  
      “看來你承認自己不是孔師了……”張懸淡淡一笑,看了過來:“不知我應該稱呼你,孔師分身,還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通天橋后,孔師對其下手,讓他十分奇怪,當時就覺得眼前這位可能是假的。
  
      到后來,進入神殿,分身不能入內,再次遇到可以施展天道功法的孔師意念……
  
      再不明白怎么回事,真就傻了!
  
      眼前這位,應該和自己的分身一樣,是孔師的分身。
  
      天道唯一,只要在同一個天道下,分身即便是分割了自己的靈魂,依舊不能使用天道功法和武技!正因如此,他的思維和本尊,明顯有些不同,甚至可以對話,宛如兩個人。
  
      他可以如此,孔師必然也相同!
  
      甚至有可能,眼前這位,分割了孔師的惡念,正因如此,才會得知自己擁有天道一部分,才瘋狂想要獲取。
  
      因為同根同源,所以自己只要說他不是孔師,對方就直接否認。
  
      “哼,憑什么同樣的靈魂,他可以擁有天道有序,學習修煉,都速度極快,更被稱為萬世之師,享受無數榮譽,無數人的尊崇……而我,只能躲在陰暗處,被鎮壓數千年?”
  
      孔師分身咬牙。
  
      “憑什么,你自己心里應該清楚吧!”
  
      搖了搖頭,張懸嘆息。
  
      這樣看起來,對方應該是孔師分割出來的惡念無疑了。
  
      孔師能夠成為萬世之師,讓人尊崇,憑借的不是碾壓所有人的修為和霸道,而是仁義和博大的胸懷。
  
      你見到好處,不計任何人的死活,為了目的,不擇手段……怎么可能受到別人的尊崇?
  
      “只要殺了你,殺了所有反叛我的人,我也可以毫無瑕疵,被后人尊崇……”
  
      孔師分身面容猙獰。
  
      “看來你還是不懂……”張懸搖頭:“鎮壓是可以,讓人短時間內屈服,但伴隨時間推移,這種逆反情緒,會越堆積越多,早晚都會成為導火索,將人炸得粉身碎骨!”
  
      強權,可以統治一時,但不可能一直如此。
  
      防民之口甚于防川,更何況精神。
  
      “孔師這樣偉大的人,分身都如此邪惡,為何我的分身,并非如此?”
  
      正在感慨,一個想法冒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自己和分身也相處很久,這家伙,雖然喜歡裝逼,有些瑟,可向來安分守己,并沒有其他心思,可為何……孔師這個分身變了?
  
      “可能是……心魔!天道有缺,我修煉的功法,沒有任何缺陷,心魔幾乎不會誕生。而孔師修煉的天道有序,盡管言出法隨,自成規矩,同樣沒有缺陷,可……這實際上,是最大的缺陷!”
  
      天道有序,可以更改已定的法則,讓其遵守自己的。
  
      看起來強大無匹,實際上,卻等于將原本已經存在了不知多少年,穩固無比的法則,更改掉,很容易產生心魔。
  
      眼前這位分身,極有可能就是這種負面情緒形成。
  
      孔師鎮壓在跟前,不敢多想,一旦他離開上蒼,進入神界,數千年不再露面,再加上眼前這位掌控了絕對的力量和權利……
  
      性情更改,也就沒那么難以理解了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說,這個分身是分割了孔師惡的意念,我的分身,分割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一念為惡,一念為善。
  
      分身分割了靈魂的一部分,實際上也等于將自身的一部分性格分割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就好像眼前這位,孔師應該將自己的博大胸懷和仁慈留了下來,惡念分離,造就了眼前這位。
  
      孔師如此,自己的分身呢?
  
      貌似……這家伙,除了愛裝逼,愛顯擺,并沒有太多陋習??!
  
      “應該是分割了……我愛裝逼的性格,所以,有了分身后,我才變得低調了不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很快,心中恍然。
  
      分身極喜歡裝逼,本尊則一心想要低調……
  
      之前還沒發現,明白眼前這位,可能是孔師分身,這才明白過來。
  
      雖然……他本尊有時候也會裝一下,可低調還是深入了骨髓!
  
      是他最優良的品質。
  
      “成王敗寇,你說什么自然是什么了!”
  
      不打算與眼前這位爭辯,孔師分身冷冷看過來:“我現在還是想不明白,你為何,能夠突破這么快!難道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到了什么,眉毛一皺:“是……春秋大典?”
  
      孔師本尊,曾根據天道有序中的空間、時間,煉制了一件特殊的法寶,春秋大典!
  
      雖然級別連仙君兵器都不如,可和天玄晶、縹緲靴一樣,擁有著特殊能力。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名師大陸有他留下的后手,知道的很清楚,這東西,不是被一個叫洛若曦的神靈搶走了嗎?
  
      怎么會在對方手里?
  
      如果知道春秋大典在他手里,肯定不會給與這么長時間,或許見到吸收神靈之氣那一刻開始,就直接動用最強力量,將之擊殺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錯,是春秋大典!”張懸淡淡一笑:“春秋大典內的時光流速,是名師大陸的十倍,也就是上蒼的一百倍!”
  
      “原來如此……”
  
      臉色一白,孔師分身徹底明白過來。
  
      對方本來需要一天時間才能突破,換算下來,也就是12個時辰,1440分鐘,86400秒!
  
      一百倍的差距,上蒼修煉,大概十四分鐘就可突破!
  
      雖然很快,可對眼前這位來說,依舊不夠!
  
      所以,他借助通神殿進入了通神殿總部的位置。
  
      這里,時光流速是上蒼的十分之一。
  
      春秋大典內不變的話,本來需要十四分鐘才能突破的,只要一分鐘多點,就能完成。
  
      可這樣……對方依舊覺得不夠快!
  
      直接進入了真正神殿所在的空間。
  
      這里的時光流速更慢,是上蒼的一百倍左右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說,自從進入那個隔膜后,春秋大典內和外界的時間就相差了整整一萬倍!
  
      原本需要86400秒才能突破,現在只需要8秒!
  
      所以對方才倒數十個數……
  
      十秒鐘,在這里不算什么,實際上在春秋大典內,不光順利突破成為神靈,還趁機……徹底鞏固了修為!
  
      只是當時沒想到罷了!
  
      “既然輸了,動手吧!”
  
      掙扎了一下,無法掙脫對方的束縛,孔師分身不再多說,一臉淡然。
  
      本以為,可以將對方體內的天道有缺搶到手,屆時,就不會弱于本尊,結果……失敗了!
  
      不愧是天道認可的人,每一個都有著非同尋常的能力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孔師的分身,是殺還是怎么,有他決定,我現在就將你封印,待有機會見到,再說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懶得和對方多說,張懸手腕一翻,全身的力量壓迫而下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這位孔師分身,頓時被封印了修為,徹底禁錮住。
  
      不管怎么說,對方都是孔師的分身,如何處置,見了這位萬世之師,他自有定論,不需要越俎代庖。
  
      “現在突破了神靈,剛好去看看,神殿鎮守的黑色漩渦,到底是什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將鎮壓的孔師,收進折疊空間,張懸并未著急回去,而是低頭看了一眼,眼睛仿佛看穿了不知多遠的距離,落在那個巋然不動的神殿上面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