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二千八十七章 又見杜宮主

第二千八十七章 又見杜宮主

 推薦閱讀:
難怪這家伙,逃走之后,就沒出手,本以為是想辦法恢復力量,沒想到,是在等自己過來,目的是……這些神靈之氣!
  
  甚至有可能,對方第一次,抓自己抽取天道圖書館,就知道不可能成功,故意布局,等著自己過來。
  
  至于對方為何不自己闖眼前這個殿堂……肯定是有特殊原因,不能闖或者……闖不過!
  
  這位是假孔師的話,殿堂內的那道意念是真孔師留下的,后者必然有了什么手段,無法讓對方進入,就好像……分身進不去這個殿堂一樣。
  
  “難道……”
  
  一個想法冒了出來,張懸心中一動,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分身,見他一臉拽拽,絲毫都沒有被神殿拒絕后的難堪和覺悟,只為沒裝逼而感到遺憾,這才封住這道意念,松了口氣。
  
  “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,不能讓這家伙跑了,一旦真要煉化神靈之氣,再無法對抗……”
  
  將這些思緒壓制住,張懸露出擔憂。
  
  這位孔師,本身戰斗力就不比自己弱,一旦突破,成為真正神靈,別說自己擋不住,就算再多的偽神,在面前也不夠看!
  
  之前,上蒼缺少可以突破的力量,現在有了這道金黃氣體,突破已經成了定局。
  
  必須想辦法阻止!
  
  只是……對方撕裂空間逃走,先不說去了哪里,單說自己,也要有辦法,離開這里才行!
  
  祭壇被擊破,失去了回去的通道,本來得到金黃色氣體,只要突破神靈,同樣可以輕松破開空間,而現在……這條路徹底堵死了!
  
  “這位孔師能夠穿梭空間,用的應該是玄鏡門的太玄鏡以及縹緲仙宗的縹緲靴!”
  
  回憶剛才對方逃走的方法。
  
  縹緲靴,盡管不是偽神境法寶,卻擁有著特殊的能力,可以讓人踏破空間,進行穿梭,配合上太玄鏡,居然連自己都阻攔不??!
  
  對方有這種東西,自己沒有,不盡快想辦法,弄不好真就生靈涂炭了。
  
  雖然著急,心中卻不慌張,將這些天經歷的事情,慢慢推敲。
  
  “孔師在這里,奪取過神字,凌云劍閣開派祖師也在這里奪取過半個字,說明這里,才是真正的神殿……之前,進入的那個,極有可能是假的!”
  
  沒進入眼前這個殿堂,可能會認為,之前被十名偽神境強者圍攻的地方,是真正神殿,現在看來,這里才是!
  
  那個……或許只是那位孔師,故意請自己入甕的地方,甚至,是真正的通神殿總部!
  
  不然,如何能夠輕易進入折疊空間?
  
  而對方所說的通神殿總部,又怎么可能一個人影都沒有?更提前布置好了,可以爆炸的陣法……明顯不符合道理!
  
  如果這是神殿,那么……數千年前,通天橋連接的地方,是這里,正因如此,孔師和劍閣開派祖師才能順利進入其中!
  
  不然,這二人,沒有祭壇,通道是堵死的,如何搶奪神字?
  
  如何重新回到上蒼,開宗立派!
  
  “這是神殿的話,通天橋肯定存在……”
  
  仔細觀察。
  
  祭壇炸毀的地方,空空如也,好像矗立虛空之中,四周滿是黑暗,沒有半點生機。
  
  明理之眼,將前后左右全部掃了一遍,并未發現關于通天橋的任何痕跡。
  
  難道猜錯了?
  
  又轉了一圈,依舊沒發現任何通道,就好像眼前這個宮殿,孤立懸浮在虛空中一般,張懸滿臉無奈,正不知如何是好,突然眼睛落在殿堂兩根插入虛空的柱子上。
  
  這兩根柱子,一來到就見了。
  
  扎進虛空,看不到盡頭,關鍵還不知什么材質煉制而成,最少都達到了偽神級別,反正以他的實力,無法破壞。
  
  “會不會……這就是所謂的通天橋?”
  
  其他地方沒有通道,已經檢查好幾遍了,或許這個兩根看不到頭的柱子,才是關鍵!
  
  “上去看看!”
  
  將分身收進儲物戒指,身體一晃,貼緊柱子,爬了上去。
  
  柱子不知多高,張懸不停向上,隨即看到宮殿越來越小,直至變成了一個圓點。
  
  整整爬了兩個時辰,突破一層隔膜,漆黑的虛空出現了一道亮光,隨即張懸感到空間一下逆轉過來,本來向上爬行,剎那間,變成了向下,整個人正抱著柱子,隨時都會從空中墜落。
  
  這種情況,接天石進入通天橋時就經歷過,時空不同,給人的感覺也不相同。
  
  在神殿感覺是向上爬行,這時看來,是在向下,神殿在實打實的上方。
  
  調轉身體,向下看去。
  
  一座雄武的宮殿,出現在視線。
  
  “這是……之前進入的那座神殿?”
  
  看了一眼,就認了出來。
  
  正是前段時間,通過通天橋,走過來的那座,遇到了諸多偽神境強者,并且與之大戰,被那位孔師救走。
  
  “原來這兩座宮殿,是連著的……”
  
  此時才發現,這兩根柱子,剛好連接在宮殿的頂端,之前以為只是裝飾作用,鬧了半天,這個殿堂,并非盡頭。
  
  只有沿著柱子爬行,才能進入真正的神殿。
  
  “那位孔師,應該回到了這里……”
  
  眼睛一亮,將自己的氣息壓制住,張懸來到宮殿的上方。
  
  那位假孔師,就是在這里將自己救走的,如果他說的不錯,之前那些人都是他的屬下……這座宮殿,正是對方的老巢!
  
  得到金黃色氣體,真想突破的話,估計也會在這!
  
  想辦法,再將氣體奪走,只要自己突破……對方就在不足為慮。
  
  沿著宮殿的墻壁悄悄滑了下去,向殿堂內走了進去。
  
  也不知是因為知道沒人能夠進來,還是覺得無人敢闖,殿內沒有安排護衛,張懸悄悄進入其中。
  
  大殿空曠如野,緊貼著墻壁,張懸向里走去,正想尋找那位孔師在什么地方,一陣腳步聲響了起來。
  
  “宗主有令,可以將那位處死了!”
  
  兩個人影走了過來,一邊走一邊交談。
  
  這里基本無人,他們也沒什么隱瞞和顧忌。
  
  “處死?”
  
  “是啊,之前用她,是因為想借助她的力量,念動咒語,激活祭壇,現在宗主只要突破神靈,不需要祭壇,也有能力,做到任何事!她活著還是死亡,已經意義不大了……”
  
  “這倒是,宗主一旦成神,我們肯定好處不少,乖乖聽話,或許也有機會!”
  
  “可不是,快點動手吧……”
  
  議論的聲音越來越遠。
  
  “念動咒語,激活祭壇?難道是……杜宮主?”張懸眉毛一揚。
  
  杜宮主被抓,上次見到的時候,似乎就在這個殿堂,看來依舊在這。
  
  而且,聽對方的語氣,已經打算對她下手了。
  
  “先把人救了再說……”
  
  眼睛瞇起,懶得廢話,輕輕一晃已經來到二人身后,桐裳劍揮舞。
  
  劍芒彌散而出。
  
  撲哧!撲哧!
  
  這兩位偽神境強者,連反應都沒來得及,腦袋齊刷刷掉在地上,同時尸體被收進了儲物戒指。
  
  仙君巔峰的時候,普通偽神,一劍就能輕易擊殺,此刻非但突破,更是創出了超越天道的劍術,偷襲殺人,輕而易舉,沒弄出一絲動靜,甚至連靈氣波動,都沒驚起。
  
  將這兩個斬殺,已經變化成了其中一人的模樣,手掌一抓,戒指中對方的衣服穿在身上,無論怎么看,都一模一樣,找不到任何破綻。
  
  偽裝完畢,張懸抬腳繼續向前走去。
  
  這個宮殿雖然寬闊,殿堂卻不多,對方走的方向又十分單一,就算不審訊,也知道杜宮主被關押在哪里。
  
  筆直前行,果然看到一個封閉的房間出現在面前,手腕一翻,二人身上的鑰匙出現在掌心,輕輕打開,推門走了進去。
  
  隨即看到一個中年婦人,手腳上都帶著鐵鏈,坐在房間內,頭發凌亂,精神萎靡不振,氣息也十分虛弱,受傷極重。
  
  此刻的杜青鳶,已經清醒過來,和之前見到的神志不清,完全不同。
  
  “他要殺我了嗎?”
  
  見張懸進來,還以為是對方的偽神,杜青鳶臉上沒有表情,似乎已經知道了結果。
  
  張懸沒有回答,反手將門關上。
  
  “動手吧,祭壇被毀,我就知道,已經沒了價值,肯定只有死路一條……”
  
  杜青鳶冷哼。
  
  祭壇是她煉化的寶物,破壞掉,自然能夠感應到。
  
  對方抓住自己的目的是為了更好的使用祭壇,現在連這件寶物都壞了,不用想,死期將至,再無活下去的理由。
  
  “既然都要死,我希望,能給個體面……”
  
  杜青鳶神情有些落寞。
  
  沒想到縱橫天下一生,最終死在這么小的房間里。
  
  手掌抬起,將發簪拔開,用手捋了捋烏黑的秀發,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,緩緩站了起來,看向眼前的張懸:“動手吧!”
  
  說完,雙手背在身后,閉目待死,正在她覺得,肯定無法幸免之時,耳邊傳來了淡淡的聲音。
  
  “杜宮主你好,我們又見面了!”
  
  急忙睜開眼睛,立刻看到眼前的偽神,變化了模樣,成了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。
  
  “張懸?”
  
  杜青鳶身體一僵,頃刻激動的顫抖起來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