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戰斗詳情 上

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 戰斗詳情 上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“峰老,他……實力如何?”
  
      再也按耐不住房間的安靜,白阮卿看了過來。??火然?文  w?w?w?.?ra?n?wenA`com
  
      他們從通神殿離開已經有十多分鐘了,意識一回歸,峰老就閉上了眼睛,不知想些什么,眾人誰都不敢說話。
  
      “妙!實在是妙!”
  
      緩緩睜開眼睛,峰老雙眼放光。
  
      “妙?”
  
      眾人全都嘴角一抽。
  
      這位……該不會被嚇傻了吧!
  
      被砍,非但不生氣,還高呼“妙”?
  
      是覺得砍掉腦袋很妙嗎?
  
      劉路杰和王儉東對望一眼,情不自禁的摸了摸脖子,雖然知道是假的,連續被砍了四遍,依舊感到有些心悸。
  
      害怕都來不及,“妙”毛線??!
  
      “沉雪劍法,我修煉超過一百年,越練越佩服,不僅速度快,更重要的是將體內真氣,隱藏在劍體內,控制的游刃有余,絲毫都不外泄!一旦迸發,劍氣入霄,力量如虹,神鬼莫測!”
  
      眼神悠遠,白峰聲音中帶著佩服和崇拜:“一直以來,我都以為,這招是沒有缺陷,威力無窮的,沒想到,對方一招而破之!他哪一劍……真妙!妙不可言!”
  
      雖被一劍擊殺,卻也看出對方的劍術,的確高明,誠心佩服。
  
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眾人眨巴眼睛,白阮卿更是臉色一紅看過來:“峰老……你不生氣?”
  
      被一個連虛仙都沒達到的小人物,一照面就斬殺,你這樣的大高手,難道不覺得面上無光,很丟人,很生氣?
  
      “見到如此厲害的劍法,感激都來不及,為何要生氣?”
  
      白峰一愣,看到眾人的表情,似乎知道了他們的想法,輕輕一笑:“身為修煉者,一定要虛心,而不是自以為是!劍道博大浩遠,不知盡頭,你我窮其一生,都無法探索究竟,何必為了一點不存在的顏面,而影響情緒?不要為名利所影響,我如果沽名釣譽,現在最少也是核心長老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眾人臉色全都一紅。
  
      按照實力,這位白峰,完全可以做核心長老,可他依舊伺候白葉長老,時刻都在做一位仆人的本分,從不逾越,這份心態,就值得敬佩。
  
      “峰老,這位‘我很低調’對劍法的理解……很高?難不成……比你還厲害?”白阮卿好奇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我?”白峰搖頭:“我沒資格與之相提并論!好了,這次比試,收獲頗豐,我先回去了……阮卿,你繼續尋找那位賣藥的朋友!”
  
      說完,站起身來,輕輕一縱,飛了出去,眨眼功夫消失在原地。
  
      沒想到峰老說走就走,沒有絲毫遲疑,白阮卿愣了一下,看向劉路杰:“這位‘我很低調’,反正你們也打不過,就別管了,去幫我查詢一下,這位是誰!”
  
      再次將畫像取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“現在所有弟子,都在與‘我很低調’比斗,想要查詢應該不太容易……待比試完了,我立刻找人詢問!”劉路杰站起身來。
  
      白阮卿皺了皺眉:“我剛才看了一下,最少還有三千人,還有不少內門弟子源源不斷進入其中,徹底比斗完需要很久吧!”
  
      “不管多久,我們內門所有弟子,肯定都會堅持下去,絕不會認輸!這是我們的驕傲和堅持!”
  
      劉路杰目光中帶著堅定:“我相信,只要堅持下去,這位‘我很低調’再厲害,也會被耗盡力量,活活殺死,而最終的勝利,屬于我們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在慷慨激昂的保證,就見眼前的王儉東,手腕一翻,掌心多出一個玉牌,看了一眼,面皮不停扭曲,似乎有什么話,想說,又說不出口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眉頭一皺,劉路杰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,劉師兄,比試結束了……‘我很低調’,將剩下的三千人,一劍斬殺……現在正在裁定勝負……”
  
      王儉東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一劍、一劍斬殺?三千人?”
  
      身體一晃,劉路杰差點沒摔倒,眼珠子瞪得快要掉在地上:“你確定?”
  
      不光他如此,一側的白阮卿也傻了。
  
      一劍殺一個,殺兩個,甚至殺十個,都能接受……殺同級別的三千……
  
      這是在開玩笑嗎?
  
      “消息已經確定下來,現在被斬殺的眾人,都重新回到通神殿,等候裁決……”王儉東道。
  
      身為內門排行第三的弟子,有自己忠心的屬下,消息來源,準確無誤。
  
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眉毛一跳,劉路杰急忙抱拳:“白師姐,所有人同時被殺,說明賭約已經完成,我們這些與之對賭的人,需要進入通神殿,接受裁決,還望見諒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去吧!”
  
      知道規矩,白阮卿沒有多說而是擺了擺手。
  
      說實話,到現在,她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。
  
      雙拳橫挑內門,一劍斬殺三千……
  
      這位“我很低調”到底是誰?
  
      關鍵……干出的這件事,鬧得整個內門都雞犬不寧……
  
      和“低調”有半毛錢關系?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劍閣亭,木長老等人終于從震驚中恢復過來。
  
      這里顯示出對方的實力,說明此人確為內門弟子,一個內門弟子,挑戰整個內門,連續殺了一千多人,非但沒敗,還將他們都殺了……簡直變態到了極點。
  
      “不過,再厲害,也不可能獲勝,內門弟子有上萬之巨,消息傳開,為了尊嚴,來的只會越來越多,只要不能一下將大殿內的人全部斬殺,就不可能成功!”
  
      木長老搖了搖頭:“所以……無論堅持多長時間,也只有輸掉一條路可走!”
  
      眾人同時點頭。
  
      一個人挑戰整個內門……又是同級別,成功……太難了!
  
      哪怕再逆天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正在感慨,傳訊玉牌發出聲音,木長老低頭看去,隨即呆在原地:“這、這……就這樣,出結果了?‘我很低調’,一劍斬殺了三千人,比賽結束……怎么可能?”
  
      “一劍斬殺三千?”
  
      鴉雀無聲,諸多長老,全都傻了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呼呼呼!
  
      通神殿,一個又一個的身影重新出現其中。
  
      參與比斗,然后被殺的,幾乎都在聽到消息后,趕了回來,看著最中間,有些癱軟的青年,一個個眼神復雜。
  
      剛聽對方說,要挑戰所有人的時候,都覺得是狂妄不堪,得了失心瘋……真正經歷了戰斗才明白……對方真有團滅整個內門的實力!
  
      “比斗結束,這位‘我很低調’,挑戰當時在場所有人,以所有人身上的劍閣幣為賭注,現在已經有了結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負責公開賽比試的一個通神殿管理人員,走了出來,聲音響起:“‘我很低調’獲勝!”
  
      “這樣就獲勝了?整個內門都沒勝過他一人?”
  
      “這恐怕是內門最恥辱的一天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五千弟子,都敗了……怎么會這樣?”
  
      聽到結果,在場不少人,心態失衡,有些崩潰。
  
      身為凌云劍閣內門弟子,都有屬于自己的驕傲,而現在這些驕傲,被一個人輕而易舉的打破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服,我聽到消息就趕過來了,還沒參加比斗,不相信他一個人能勝過五千人!就算能夠勝過,劉路杰師兄他們這些頂尖高手,肯定也沒出現,否則,怎么能如此容易!”
  
      有人喊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聽到內門弟子爭斗,不少人就往這幫趕了,但出于各種原因,依舊有一大半的內門弟子沒出現!
  
      不少人,剛一進入,就聽說戰斗結束,明明沒參與,卻要背上恥辱的罪名,十分不甘心。
  
      “劉路杰師兄,連續七年內門第一,我不信他出手,這位‘我很低調’能贏!”
  
      有人迎喝。
  
      之前劉路杰出手,沒來得及說出身份,就被斬殺,不少人只是覺得劍法像,但劍法相似,就一定是了嗎?
  
      未必!
  
      聽到這樣喊,不免升出一絲希望,是不是這位劉師兄真的沒出現?
  
      才讓這家伙贏了?
  
      “你們難道想要否認賭約?”通神殿負責的人,眉毛一揚。
  
      “否認賭約倒不至于,他的確很厲害,但也只是勝過了在場的所有人,而非勝過了我們整個內門!內門之中,那些真正頂尖高手,真要出手的話,未必能夠堅持到現在!”
  
      之前說話的人,高聲道。
  
      無論怎么狡辯,也遮掩不住被殺五千人的慘敗,既然如此,只要不承認勝過了整個內門,至少還能挽留些顏面。
  
      “內門一共一萬多人,五千多人被殺,這還不是勝過內門?是勝過什么?說出這話,不覺得羞恥嗎?”
  
      通神殿負責人,臉色一沉。
  
      他們是宗門長老,不屬于內門、核心和外門,公事公辦,不會徇私舞弊。
  
      “我們是說,內門弟子之中,最厲害的那幾位并未出手!他們沒出手,說勝過整個內門,就沒有依據!”剛才說話的弟子咬牙。
  
      “你如何判定他們沒出手?”通神殿負責人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無法判定,所以,還請通神殿公布戰斗詳情!這樣,就算輸了,也心服口服!”這人繼續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錯,請出示戰斗詳情,我們都想知道,到底誰參加戰斗,最終導致輸了,我們沒來得及參加的,可不想共同背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出示這個,才能顯示公平!”
  
      “如果參加戰斗的,都是剛進入內門的弟子,本身實力就不強,輸了很正常,如何讓我們信服?”
  
      不少人緊接著道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