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采血

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 采血

 推薦閱讀:
異靈族死多少古圣,對張懸來說,不算什么,他最看重的是,滴血重生級別強者的鮮血。
  
  這東西只要足夠,沖擊古圣就會容易不少。
  
  所以,一槍刺穿這家伙的手掌,一邊用玉瓶裝血,忙的不亦樂乎。
  
  “你特么找死……”
  
  這位古圣快要抓狂了。
  
  中了符種,盡管聽從別人命令,自己的意識卻還是有的,堂堂滴血重生級別的古圣,靈族諸多王者之一,被一個大圣刺傷,本就郁悶了,兇手居然不逃,還還如此肆無忌憚的裝血……
  
  **裸的挑釁??!
  
  牙齒咬緊,暴怒聲中,這位古圣再也顧不上追殺辰庸皇和劉揚等人,另外一個手掌,破空而下。
  
  他要將這個無法無天的家伙直接拍死。
  
  滴血重生古圣的力量,像是江海漲潮,無邊無際,含怒出手,更是聲勢駭人。
  
  撲哧!
  
  雄渾的力量還沒來到青年跟前,長槍再次破空而來,只一下,將這只手也刺穿。
  
  啪嗒!啪嗒!
  
  鮮血狂涌。
  
  古圣疼痛的一聲呼喊,再次看到青年沖了過來,又拿出一個玉瓶,不停接著鮮血,生怕浪費一滴。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氣的哆嗦,真氣運轉,鎖住血管,傷口盡管猙獰,卻已沒有鮮血流出。
  
  修為達到他這種境界,不想讓血液流出,就不會流出一滴。
  
  “嗯?”
  
  這邊鮮血停下,正在搜集的青年皺了皺眉,停了下來,一臉的不悅。
  
  “小子,敢搜集我的鮮血,你今天必須死……”
  
  松了口氣,古圣滿是猙獰,話音未落,就見青年不太高興的手掌一抓,長槍再次出現,再次一扎。
  
  也不知扎向何處,但空間一陣扭曲,槍尖已經來到大腿跟前。
  
  撲哧!
  
  再次出現了一個大洞。
  
  古圣一呆,隨即再次看到青年拿著玉瓶又飛了過來,一臉美滋滋的接著鮮血。
  
  “尼瑪……”
  
  這位古圣快要哭了。
  
  直到此刻,他已經明白,對方想要殺他,易如反掌,可偏偏不動手,將其當成了采血的標本。
  
  再也按耐不住,轉身就要逃走。
  
  撲哧!
  
  屁股上出了個窟窿,鮮血滋出。
  
  張懸一個玉瓶接滿,繼續接第二個,不一會,就接了十多個瓶子,每次對方封住了血脈,就一槍刺出,反正刺得都不是一個地方,也不在意。
  
  刺到后來,這位古圣也學乖了,再不逃走,而是坐在原地,一動不動,雙眼直勾勾的,像是失魂了一般,身上幾十個窟窿,花灑一般,向外噴血。
  
  反正躲不過,越躲避刺得越多,還不如就這樣吧……
  
  時間不長,失血過多,這位古圣,一頭從空中栽了下去。
  
  修為達到這種境界,因為失血過多而死的,估計也是有史以來第一位了。
  
  斬殺掉一位,張懸向其他人看去。
  
  火胥古圣、墨靈古圣,和其他幾位古圣聯合,戰力驚人,就算辰庸皇重傷之下,不復從前,也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力量。
  
  被種下符種的諸多古圣雖然強大,但雙方各有手段,短時間內,難分伯仲。
  
  修為達到他們這種級別,想要擊殺對方,已經沒那么容易了,正常情況都是,戰斗不知多少天,最終失敗者,逃之夭夭,獲勝者,也身受重傷,壽命大損。
  
  正因如此,古圣對于人族和異靈族,都和核彈一般,只用來威脅,真正戰斗的機會,并不是很多。
  
  這邊戰斗正酣,正中間的辰靈皇,并未受到干擾,祭壇上的無數寶物,因為祭祀,全部燃燒起來,形成了熊熊烈火。
  
  一股刺破蒼穹的力量,自天而降,沿著他渾身穴道,向經脈中灌涌。
  
  之前受到的傷勢,果然在這股力量的沖擊下,逐漸恢復,甚至更加強大。
  
  “糟了,必須阻止,任由這家伙恢復傷勢,再想勝過就難了……”
  
  張懸眉毛揚起。
  
  辰靈皇全盛時期的戰斗力,盡管不如辰庸皇,卻也是人族、異靈族為數不多的超級大高手,否則,也不可能掌控一方,無數古圣都反駁不了。
  
  重傷之下算不上多厲害,手持龍骨神槍就能勝過,但一旦恢復,再想擊殺就麻煩了。
  
  “破!”
  
  再也按耐不住,長槍一抖,筆直向辰靈皇沖了過去,黝黑的龍骨神槍,撕裂開空間,直對后者的腦袋,像是要將其一下刺穿。
  
  “少爺,不要……”
  
  看到他直接沖過去,一側的辰庸皇瞳孔一縮,急忙呼喊。
  
  不過,此時已經晚了,長槍還沒來到辰靈皇跟前,一股力量就從空中的黑洞揮灑而下,和槍身一碰,張懸頓時覺得虎口像是要被撕裂,鮮血流淌而出。
  
  長槍也在一震之下脫手而飛,“嗡!”的一聲扎在了地上,刺出一個巨大的窟窿。
  
  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情急之下,血脈力量運轉,急忙后退,張懸這才躲過光芒的掃射,回到長槍跟前,將其拔起,滿臉疑惑。
  
  就這一下,龍骨神槍竟然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裂痕,似乎受了不輕的傷。
  
  不過,對于這種級別的兵器來說,只要古圣之血充足,很快就能恢復。
  
  “少爺,祭祀的時候,對接的是另外一個世界的神靈,你沖過去打斷,等于在冒犯神,自然要受到懲罰……”
  
  辰庸皇急忙傳音過來。
  
  “冒犯神?”
  
  張懸瞳孔收縮。
  
  難怪,龍骨神槍這么強大都被一下擊飛,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,沒想到還有這種說法。
  
  不過,想想也就恍然。
  
  祭祀,等于將好東西奉獻給神靈,神靈再根據物資的多寡,給與獎勵,這個時刻,是與其連接的……這時候沖過去搗亂,等于蔑視神靈的尊嚴,自然要受到懲罰。
  
  難怪,辰庸皇明明看到祭祀開始,心中憤怒,卻也不敢沖過去,原來有這層關系。
  
  “如果不阻止,任由祭祀儀式完成,他的傷勢恢復,我們弄不好,都會死在這里……”
  
  張懸眉毛皺起。
  
  神的確是不可冒犯的,可……不去阻止,任由力量完成,辰靈皇傷勢徹底恢復,他們將再無人能夠勝過。
  
  屆時,他們所謂的奪權、報仇就成了笑話,弄不好,還會全部死在這里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