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寒水流

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寒水流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“楊玄?”
  
      陳樂瑤嚇了一跳:“你、你……要借用楊師的名頭?”
  
      楊玄楊師,別人不知道,她可是聽過的。
  
      名師堂的第一太上長老,地位之高,堪稱當世第一,實力更不用說……就算是你的老師,也不能這樣借用吧……
  
      “現在想讓對方出來,只能借用……趙雅是他徒孫,想來不會生氣!”
  
      張懸目光悠然。
  
      陳樂瑤說不出話來。
  
      說實話,眼前這位,還真是膽大包天。
  
      強行從圣子殿沖出來倒也罷了,還冒充自己老師……不被發現倒也罷了,這要被察覺,還不直接鬧到名師堂總部?
  
      突然間,有些后悔答應對方要救趙雅了。
  
      少宮主這位無法無天的老師,這樣干下去,真不知道會鬧出什么樣的大動靜來。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,不會有事!”
  
      見她這副表情,知道擔心什么,張懸擺手。
  
      冒充楊玄,他早已得心應手了,肯定不會出錯。
  
      現在的情況,他的名字的確不能用,但名師堂總部楊玄,能給人以極大震懾,或許就能輕而易舉找到趙雅的下落。
  
      反正那位真的楊玄,在張家閉關,直到他離開,都沒出現,說明距離出來還不知多久,沒必要擔心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!”
  
      知道已經騎到馬上沒辦法下來,陳樂瑤只好取出一張拜帖,真氣游動,在上面留下名字。
  
      “不需要寫名師堂,只寫‘楊玄’二字即可!”
  
      見她雕刻出來的字跡,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不知道為何這樣吩咐,但明白既然如此要求,肯定有自己的目的,陳樂瑤不再多說,重新取出一張拜帖將名字寫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做完這些,這才來到大門跟前,敲了敲。
  
      吱呀!
  
      護衛走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“我們家老爺,要拜訪你們家主人,還望通傳!”
  
      陳樂瑤將拜帖遞了過去。
  
      她此刻也知道自己該說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這么晚了,我們家老爺已經休息,有什么事明天再來吧!”
  
      皺眉搖了搖頭,護衛并不接收。
  
      “我勸你還是將拜帖接下為好,一旦耽誤,不是你一個護衛能夠抗衡的!”
  
      見他不收,皺了皺眉,陳樂瑤手腕一翻,將一個令牌取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“冰原宮核心子弟?”
  
      護衛不知道楊玄是誰,但這個令牌還是認得的,嚇了一跳,連忙接過拜帖:“兩位里面稍后,我這就去通稟!”
  
      堂堂冰原宮的核心子弟,都稱呼老爺,說明身后的那位,地位最少都是長老,的確不是他一個護衛可以得罪的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收回令牌,陳樂瑤回到張懸身后,二人緩緩走進院落,在迎客房坐了下來。
  
      安排好茶水,拿著拜帖,護衛急匆匆向家主的房間走去。
  
      雖然到了深夜,但這位家主并未休息,還在和族人商議什么事情,走進房間,護衛急忙抱拳:“族長,外面有人求見!”
  
      “這時候誰過來找我?”
  
      寒家家主寒水流,皺了皺眉。
  
      “這是拜帖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敢多說,護衛將拜帖遞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寒水流接過,緩緩打開,只見上面只有兩個字“楊玄”,再無其他字跡。
  
      “楊玄?”
  
      滿是疑惑,寒水流看了過來:“那人什么身份?”
  
      正常的拜帖,都要表明身份,讓對方知道是誰,想這樣只寫一個名字的,還從未見過。
  
      “是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,身穿名師長袍,胸前沒有徽章,不知道等級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了一下,護衛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名師?沒有等級徽章?”
  
      寒水流愈發奇怪。
  
      既然是名師,通常都會標注等級,讓人重視,沒有徽章,又沒寫身份,最關鍵半夜來訪,哪里冒出來的家伙?
  
      “估計是不知從哪里來的妄人,先打發了,明天讓他過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了一會想不通,寒水流隨手將拜帖放在一側,淡淡道。
  
      “老爺……這位楊師的隨從是……冰原宮的核心子弟!”
  
      見他不打算接見,護衛忙道。
  
      “隨從是冰原宮的核心子弟?”
  
      寒水流神色一凝:“自己是名師,叫楊玄……難不成,難不成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念叨了兩句,臉色突然一變:“是他?”
  
      “族長,是誰?”
  
      下方與之商議事情的長老,全都疑惑的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名師堂總部,有一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太上長老,實力極強……名字就叫楊玄……會不會兩者有關系?”
  
      寒水流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名師堂總部的太上長老?這種人物,生活在云端,怎么會來這……”
  
      這位長老搖頭。
  
      他們寒家,在寒冰城盡管地位不低,在冰原宮也有一定的影響力,但在名師堂總部面前,還是差的太多了。
  
      堂堂太上長老,怎么可能親自過來,而且還遞上拜帖,說出來都讓人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信,但是……身為名師,而且叫楊玄的,真不知道還有其他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寒水流搖了搖頭:“你們隨我一起過去,不是,倒也罷了,真是他,親自過來,沒去迎接,我們寒家,恐怕要面臨傾覆之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盡管大陸上重名的人很多,但叫楊玄的名師,除了那位,還真沒聽過其他人。
  
      雖然內心深處,也覺得對方會找他的可能性很小,可也不敢打包票,他們這樣的小家族,還是小心一些為好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諸多長老同時點頭,緊跟在身后向外走去,很快來到迎客房的地方,隨即看到一個面色蠟黃的中年人,正坐在原地,神色淡然的喝著茶水。
  
      “前方可是楊師?”
  
      一進入房間,寒水流立刻抱拳。
  
      他的修為早已達到了圣域八重巔峰,但是依舊看不穿眼前這人的修為,看起來平平淡淡,卻給人一種讓人心悸之感。
  
      就好像坐著的這位,只要動手,他們整個家族,都會抗衡不住。
  
      “我剛好路過此地,有些事情,想要找人詢問,深夜冒昧打擾,還讓寒家主勿要見怪!”
  
      張懸起身。
  
      同樣是抱拳行禮,禮數十足,但他體內自然而然散發出一種高高在上的味道,盡管不是刻意,卻依舊給人一種,高手寂寞的錯覺。
  
      “高手,一定是高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寒水流瞳孔一縮。
  
      (第一更到!雙倍月票,不投就浪費了。嘿嘿?。?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