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張九霄拜師

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張九霄拜師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明年四月份的話,現在是十月初,還有接近七個月的時間去準備,按照他的進步速度,成為圣子殿殿主,應該不難,可……過年左右的話,還不到三個月時間,就有些太緊張了!
  
      剛聽說洛家將洛若曦禁足,張家就開族會……難道就這么著急要將她娶過去?
  
      太不要臉了吧!
  
      臉色鐵青,張懸只覺得一股怒火在胸口不停燃燒,快要爆炸。
  
      重生以來,除了當初路沖救自己遇害,已經很長時間沒這么憤怒了。
  
      堂堂大陸第一家族,不顧當事者的感受,強娶對方,簡直和強盜無異!
  
      本來還想留些情面,不至于撕破臉皮,既然這么無恥,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。
  
      “張師……”
  
      見他情緒劇烈波動,劍秦生和詹師全都一愣,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八星名師,心境都十分超然,完全可以做到泰山崩前面不改,怎么突然情緒變化這么大?
  
      “我沒事!”
  
      將內心的憤怒徹底壓制,張懸眼睛瞇起,看了過來:“劍前輩,你去張家,什么時候走?”
  
      “呃?”
  
      沒想到他會問這個,劍秦生愣了一下,開口道:“已經準備好了飛行圣獸,隨時都可以出發!”
  
      “好,我和你一起!”
  
      眉毛一揚,張懸做出決定。
  
      和詹師對望了一眼,劍秦生有些沒反應過來。
  
      剛剛拒絕,說愧不敢當,明顯是不想摻和這件事,怎么突然又要與其一起過去了?
  
      “我仔細考慮了一下,覺得還是有必要給張家一個教訓,不為其他,也要為了圣子殿劍術正名!”
  
      拳頭捏緊,張懸大手一揮。
  
      不是要開家族會議,過年期間娶洛若曦嗎?
  
      那好……我就鬧得你們娶不成!
  
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
  
      面皮一抖,劍秦生滿是激動。
  
      幸福來到太快了吧。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找興夢劍圣比斗,只是他的私人恩怨,和圣子殿劍術有半毛錢關系?
  
      不過,心中雖然嘀咕,但見對方答應要去,還是滿是興奮。
  
      眼前這位,領悟兩種劍道真解,就算同級別的興夢劍圣都未必能是對手,他親自動手的話,必然能夠一展雄風,挫敗張家的氣焰,一雪這些年的恥辱。
  
      “張師愿意前往,最好不過……你看咱們什么時候出發?”劍秦生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我回去安排一下,晚上就走!”
  
      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洛玄青說找他有事,或許有關于洛若曦的消息,看過之后再走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我在府邸等你,張師忙完了過來找我即可!”
  
      聽他答應,而且如此著急,劍秦生松了口氣,笑道。
  
      張懸點了點頭,不再多說,對詹師抱了抱拳:“詹師,我要和劍前輩一起去張家一趟,就此告辭!”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知道達到這種級別的名師,都有自己的主見,做出決定,很難更改,詹師也不勸阻,看了過來:“如果張家有什么為難之處,圣子殿是你們堅強的后盾!”
  
      張懸抱拳。
  
      之前還有些擔心,對方會息事寧人,現在看來,能成為圣子殿代殿主,怎么可能個膽小怕事!
  
      名師堂總部,下屬的兩大勢力之一,如果連一個家族都畏懼,也不配站在大陸最巔峰了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有了決定,不在過多停留,張懸身體一晃筆直向住處飛去,時間不長,來到院落。
  
      剛一落地,就看到孫強迎了上來。
  
      “少爺,張九霄過來找你,已經等了好長時間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九霄?”
  
      眉毛皺了一下,急忙向客廳走去:“我過去看看!”
  
      進入房間,果然見張九霄站在原地,臉上滿是著急,見他過來立刻松了口氣,起身抱拳:“張師!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你們家族大會的事?”
  
      張懸開口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張師如何得知?”
  
      張九霄愣住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管我如何得知,你過來只是為了這件事?”
  
      張懸皺眉。
  
      “是,我是來感謝張師的指點,不然也沒機會參加這種盛會……家族的圣獸,已經準備好了,隨時都會起飛,我這是專門過來辭行的,不出意外,回來要到明年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九霄道。
  
      他過來找對方,的確是這件事。
  
      本來,按照他旁支的身份,是沒資格參加的,但在這位的指點下,順利成為圣子殿學子,這才獲得了入門卷。
  
      馬上就要走了,不管怎么說,都要過來感激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前幾天都沒聽說,要參加家族會議,怎么突然辭行?”
  
      張懸心存僥幸。
  
      “具體原因我也不太清楚,是族內今天通知的,年輕一輩,必須一個月內趕回去,好像要進行某種選拔,張師也知道,我的地位很低,能夠參加,已經是萬幸了,至于深層次的東西,并不清楚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九霄略帶尷尬。
  
      不是他不想說,而是真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!”張懸擺了擺手:“一路小心,不出意外,我也可能會去張家,有什么消息,可以給我傳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也去?”
  
      張九霄滿是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去辦些事情,可能會和張家鬧出些不愉快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解釋了一句,張懸生怕對方誤會,接著道:“放心吧,不關你的事,不會讓你為難的!”
  
      剛說完讓其傳訊,就說這些,難保誤解。
  
      “張師哪里話,我能有今天的成績,都是您的指點,沒有您的恩情,別說圣子殿,可能還在青源城,自以為是!”
  
      臉色凝重,張九霄雙眼中帶著誠懇。
  
      他說的是實話,要不是眼前這位,不計辛勞的幫助,他別說圣子殿,趙興墨的選拔都無法通過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他對眼前這位,年紀比他還小的青年,充滿了敬佩。
  
      “客氣了,朋友之間相互幫助,應該的!”見他發自肺腑,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確想和張師做朋友,但我也知道,差的很遠,無論學識、見識,還是對修煉的理解,你都可以做我的老師,還望張師收我為學生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九霄向前一步。
  
      這個決定,其實早在心中想了好久了。
  
      劍法、修為,都接受對方指點,早已擁有了半師之誼,現在馬上離開,再也按耐不住。
  
      “收你為學生?”
  
      沒想到對方會這樣說,張懸皺了皺眉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