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崩潰的趙興墨

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崩潰的趙興墨

 推薦閱讀:
“和我翻臉?”
  
  一下愣住,張謙不敢相信。
  
  費勁辛苦,就是想討得對方歡心,拉攏冰原宮的關系,怎么非但沒更進一步,反倒說出這種話?
  
  你剛才不還氣的想要動手嗎?怎么眨眼功夫,維護起來了?
  
  “不錯,張謙,剛才動手,只是對你的一個警告,希望好自為之!”
  
  陳樂瑤擺了擺手。
  
  “你……我想知道為什么!”
  
  氣的快要炸開,張謙忍不住道。
  
  實在想不通,為何眼前這位,會態度大變。
  
  “你不用知道為什么,只記住,敢找張師麻煩,就是和我陳樂瑤作對!”
  
  女孩渾身帶著清冷之意,似乎對方真敢違背話語,就會直接出手,毫不留情!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拳頭捏緊,氣的身體顫抖,張謙想要發怒,卻又不敢。
  
  先不說對方的實力,比起他絲毫不弱,單說冰原宮的勢力,也不是他可以輕易得罪的。
  
  “我們走……”
  
  一甩衣袖,將張裕扶起,張謙轉身向一側走去。
  
  辛苦跑過來拍馬屁,被人狂毆一頓不說,對方還不領情……越想越覺得郁悶,整個人都要炸了。
  
  “張懸,都是這個張懸……不讓你生不如死,我就不姓張!”
  
  牙齒咬緊,一腔怒火,全都轉移到了剛才讓他顏面盡失的家伙身上。
  
  要不是這人,他怎么會受此侮辱?又怎么可能沒搞好關系,還弄成這副模樣?
  
  走到遠處,轉頭向陳樂瑤看去,就見她看向不遠處的張懸,眼神復雜,不知想些什么。
  
  “可惡……”
  
  看到這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,同時也滿是不解。
  
  這位陳樂瑤,看起來挺正常的,對其他人也不假顏色,怎么突然對這家伙這種態度?
  
  鬼迷心竅了嗎?
  
  ……
  
  “樂瑤師姐,這位張謙無論身世還是天賦,都還不錯,怎么突然鬧翻了?”
  
  冰原宮的一個女子,來到陳樂瑤跟前。
  
  剛才張懸出手,她并未跟過來,也沒聽到之間的對話,此刻看到樂瑤師姐動手,滿是奇怪。
  
  這位張謙,無論身世還是相貌,都是一等一的,又彬彬有禮,怎么動手了?
  
  “你可知剛才那位過來詢問少宮主的人是誰?”
  
  陳樂瑤道。
  
  “不知道……”女子搖頭。
  
  “是張懸張師!”陳樂瑤點頭。
  
  “張懸?張……師姐說的難道是……解決我們修煉隱患的那位恩人?”女子身體一僵。
  
  “不錯,就是他!猜的不錯,也是少宮主的老師……”
  
  陳樂瑤點頭。
  
  “這怎么可能……”
  
  眼睛瞪圓,女子不敢相信。
  
  她們冰原宮的陰訣和陽訣,有著天然的隱患,修煉者,基本都會早夭,壽命不久!哪怕達到了圣域,也不超過三百年,和其他修煉者的一千年,差距極大。
  
  正因如此,冰原宮的女子,雖然很多,卻都和鮮花一樣,在最燦爛的時候凋零,帶著凄美。
  
  本以為,她們同樣要走這條老路,做夢都沒想到……八個月前,柳萱長老帶了一個少女回來,因為是純陰體質,直接成為少宮主,不僅如此,還傳授了一套修改后的法訣!
  
  這套法訣,可以輕松彌補陰訣、陽訣中帶來的隱患,讓修煉者的壽命恢復到正常人水平!
  
  雖然功法的來歷,被上面壓住消息,但身為冰原宮最核心的天才,還是知道一些的。
  
  正是少宮主的老師,一位叫“張懸”的名師所創……
  
  本以為這位恩人,是個老者,最少也是八星以上的名師,做夢都沒想到,如此年輕,和她們年紀相仿!
  
  “修改功法,解決了我們的隱患,他就是我們的再生父母……”
  
  明白這點,女子激動地臉色漲紅。
  
  “是啊,如此恩人,剛才我卻打算動手,真是罪無可恕……不如,我們過去拜見一下吧……”
  
  陳樂瑤滿臉苦笑,道。
  
  “好!”女子點頭,急忙招呼剩下的幾位,解釋了一下,幾人全都滿是震驚,同時向張懸的方向走了過去。
  
  ……
  
  “你怎么這么魯莽!”
  
  趙興墨氣不打一處來,看向眼前的張懸,忍不住呵斥。
  
  對方是張家的天才,一巴掌打的趴在地上爬不起來,丟進顏面……等于將張家徹底得罪,以后在圣子殿,還怎么待的下去?
  
  “我只是想問些事情而已,是那位張謙動的手……”
  
  張懸不以為然。
  
  張家盡管強大,畢竟這是名師大陸,是圣子殿,做什么事,還需要講究規則!
  
  只要在規矩范圍內……還真沒什么可怕的。
  
  真要逼急了,大不了和闖堂一樣,闖一次張家!
  
  “你剛來,不知道張家在圣子殿的勢力,不以為然,等徹底知道,就絕不會這么想了……”
  
  見他毫不在乎,趙興墨搖頭道:“這樣和你說吧,圣子殿,雖然是個超脫于圣人門閥的學府,但……張家身為第一家族,每年得到的名額,和能過考核的人實在太多了……整個學府,每一個年級,都有他們的人,而且,幾乎都占據了最重要的位置,或者擁有最巔峰的實力……得罪一個,就等于得罪了一大片,無論做什么事,都將寸步難行!”
  
  不怕官,就怕管,閻王好過,小鬼難纏,得罪了一些小人物,有時候比大人物更加麻煩。
  
  “就算他們人多,也不能亂來吧!”
  
  張懸皺眉。
  
  “就算不亂來,按照規矩行事,也夠頭疼的,不說其他,這么多人,每一個都來挑戰,你還有時間修煉?”
  
  趙興墨道。
  
  “這……”
  
  張懸沉默。
  
  的確。
  
  圣子殿不反對學生之間的爭斗,對方人多勢眾,每天都來幾個挑戰的,就算對方實力不夠,不是對手,自己也不勝其煩啊。
  
  “而且,剛才還不僅得罪了張家,連冰原宮都得罪了!冰原宮,在圣子殿,盡管和張家不能比,卻也是一等一的勢力,更重要的是……都是女子,號召力極強!不說一呼百應,也差不多了,只要她們公開聲明教訓誰,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,就會有無數天才沖過來,找你麻煩?!?br/>  
  趙興墨接著道。
  
  只是女子倒也罷了,關鍵的是,都很漂亮,再加上,身為大陸霸主之一,因此,每一個冰原宮的人,都能引得無數人瘋狂。
  
  所以,在圣子殿,幾乎沒人敢得罪,得罪一個,就等于得罪了不知多少強者。
  
  這家伙倒好,交代了好幾遍,居然還跑過找人家,最后鬧得不太愉快……
  
  你就不能安安穩穩的待在這里,安穩的考核,不惹事嗎?
  
  低調……
  
  就你這樣的也低調?
  
  這他媽也叫低調,就沒高調的人了!
  
  “實在不行,你去找冰原宮的人道歉,免除禍患,不然,兩大勢力聯合,就算有十個腦袋,也不夠砍的!”
  
  想了一下,趙興墨道。
  
  盡管他只負責接引,但一路相處,早已有了感情,不希望這位天才,才來到圣子殿,就因為魯莽而被人圍攻。
  
  “這……”
  
  張懸撓了撓頭,正不知如何回答,就見一側的張九霄臉色一變,滿是緊張的聲音響起:“冰原宮的人過來了……”
  
  “嗯?”
  
  趙興墨、張懸全都看去,隨即看到陳樂瑤和幾位冰原宮的女子,緩緩走了過來。
  
  “她們一起過來,肯定是和張謙有了某種協定,過來興師問罪……”
  
  趙興墨皺眉。
  
  剛才陳樂瑤教訓張裕,并未看到,此刻冰原宮的人齊刷刷走來,不是找麻煩是干什么?
  
  “這樣吧,她們來到,你先道歉,大不了賠點東西……只要能免除麻煩就好!”
  
  遲疑了一下,趙興墨急忙傳音。
  
  “道歉?”張懸滿是糾結:“怎么說?”
  
  道歉也不是不可以,但……明明沒錯,實在說不出口啊。
  
  “怎么說?”
  
  沒想到遇到情商這么低的家伙,趙興墨滿是無奈,道:“這樣吧,我教你,你一字不差的復述就好了!”
  
  “嗯!她們來到,你這樣說:樂瑤仙子,剛才是我魯莽,在這里誠懇向你道歉,還望能夠得到原諒……”
  
  “好!”
  
  知道對方是為了他好,張懸剛將話記下來,就見冰原宮的幾位女子,已然來到跟前。
  
  “樂瑤……”
  
  清了清嗓子,正想把趙師對他說的話,復述一遍,張懸就見眼前的女孩盈盈一拜:“張師,剛才是我魯莽,在這里誠懇向你道歉,還望能夠得到原諒……”
  
  “???”
  
  張懸一愣。
  
  “咳咳……”
  
  趙興墨也瞪大了眼睛,身體一晃差點沒摔倒。
  
  不是過來找麻煩的嗎?
  
  怎么道歉了?
  
  最關鍵的是,和他說的一字不差……
  
  “這是我們冰原宮的特產,寒冰靈液……對出竅境有極強的功效,張師如果不嫌棄,還請收下,就當我剛才魯莽的賠償……”
  
  震驚還沒結束,陳樂瑤手腕一翻,取出一個玉瓶遞了過來。
  
  “寒冰靈液?這……可是冰原宮最珍貴的東西,一瓶價值最少一千精元上品靈石……”
  
  眼睛瞪圓,趙興墨咽了口唾沫。
  
  寒冰靈液,在冰原宮都是很稀缺的寶物,基本沒人出售……陳樂瑤直接拿出來送人……
  
  到底發生了什么?
  
  不應該是生氣,過來興師問罪嗎?
  
  怎么這么小心翼翼,不光道歉,還送東西?
  
  他實在想不通,有些暈了。
  
 ?。ǜ兄x書友【Nickkkl】的五萬打賞?。?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