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加油!

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加油!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“煉心橋?”
  
      張懸不解,轉頭看了過去,說話的是一位和他一樣的六星名師。
  
      大概四十歲左右,一臉的的滄桑。
  
      “張師如此年輕就有這種實力,因為實力增加太快,心境就成了最大的弱項,因此,茍堂主讓他好好磨礪,這次歷練一回來,就打算測試一下,爭取突破之前的記錄?!?br/>  
      六星名師解釋。
  
      張九霄不足三十,就擁有了圣域三重巔峰的實力,名師級別更達到了七星,因為出身圣人張家,其他各方面都無懈可擊,唯有心境是最大的弱項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這些天他努力修煉,爭取早日突破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,我問的是煉心橋……”張懸搖頭。
  
      他奇怪的是煉心橋是什么?
  
      對于這位張九霄,哪里強哪里弱,并不關心。
  
      以后真要比試,碾壓就是,一拳不夠就出兩拳……沒必要提前去研究對方的能力強弱。
  
      “煉心橋是一件特殊的法寶,走入其中,要承受極大的壓力,能對心境進行考驗,精神稍微弱的會立刻堅持不住。整座橋一共十個刻度,七星巔峰級別的名師,都難以走到盡頭。之前張師,也只走了四個,這次一回來就想測試一下,是否比之前進步了?!?br/>  
      六星名師奇怪的看了張懸一眼,不過,還是詳細解釋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青源帝國的名師,不知道煉心橋的,幾乎沒有,眼前這人,不在乎闖關的是誰,不為這位第一天才而驚訝,居然關心一座橋……想想都讓他無語。
  
      “四個刻度?”
  
      “別小看四個,煉心橋三十歲以下的記錄,是兩千年前的葉師留下的,他也不過,堅持了三個刻度罷了!張師,能堅持四個,已經很強了……不過,茍堂主對他的要求極高,覺得還不夠,這才讓其辛苦磨礪!”
  
      六星名師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!”
  
      張懸應了一聲。
  
      “你不震驚?”
  
      見這青年的表情好像沒事人一樣,六星名師憋的有些難受,忍不住問道。
  
      換做別人,聽到如此輝煌的成績,應該早就驚訝的無以復加了吧,而眼前這個……一點感覺都沒有,是真不懂,還是裝的?
  
      “震驚?為什么要震驚?你不說有十個刻度嗎?才過了四個……就算有所長進,也不過五、六個,不是距離圓滿,還有很大距離嗎?”
  
      張懸搖頭。
  
      心境這東西……說實話,他沒怎么修煉過,真心體會不到,考核這種煉心橋的困難和痛苦。
  
      什么四個刻度、五個刻度,完全沒有概念,連概念都沒有,干嘛要驚訝?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聽到這話,六星名師身體一晃,差點沒當場吐血了,忍不住詳細解釋。
  
      “煉心橋,七星巔峰級別的名師,都很難走到盡頭……也就是說,圣域四重巔峰的強者,都無法做到。圣域四重元神境,元神強大,心境自然也會飛速提升……連他們,都達不到十刻度,張師一個圣域三重,能超過四,已經是很可怕的成績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哦!”
  
      張懸點頭:“原來這么厲害,那……我應該怎么表現?是驚訝,還是和那些人一樣,瘋狂喊出來?”
  
      “算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見對方還是不理解,六星名師搖了搖頭。
  
      他真懷疑,這家伙是不是從哪里偷了一身名師袍穿上了……堂堂名師,連煉心橋都不知道,甚至對于三十歲以下,達到四個刻度這個成績,都不理解……
  
      知識量是該有多匱乏??!
  
      “快看,張師突破第四個刻度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啊,真的,好厲害,我越發崇拜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偶像,一出手就一鳴驚人,激動地淚水將褲子都淌濕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就在這時,周圍尖叫聲越來越響。
  
      張懸和這位六星名師再不說話,齊刷刷向前看去。
  
      只見煉心橋上的張九霄,已然接近了橋的中間位置,雖然看起來滿是吃力,頭上冷汗直冒,可卻實打實的堅持了下來。
  
      “這就是刻度?”
  
      張懸見對方累成這樣,忍不住向橋身上看去,果然看到上面標注著,一道道紅線,這位張九霄,正好走過第四道,看樣子,似乎距離第五道也不遠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第一天才,在濟北沼澤只待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心境就增長了這么大,看來沖擊第五刻度,都是有可能的!”
  
      六星名師忍不住感慨。
  
      “濟北沼澤?”張懸皺眉。
  
      這個地方,來到青源城的時間不長,卻已經聽了最少三、四次了。
  
      狠人在這里,巫魂師在這……怎么這位第一天才要過去試煉?
  
      “是??!據說濟北沼澤,有一處鬼窟,對人心境有極大幫助,不少名師,都會慕名前去,張師,只在那里待了不足一個月,就讓闖煉心橋的成績,增加了一個刻度,十之八九是找到了這個地方!”
  
      六星名師滿臉興奮。
  
      “鬼窟?這里面有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張懸好奇。
  
      能夠磨礪心境的,無非是心魔、幻境,以及各種觀想,借助身體上的疼痛淬煉意志……這個鬼窟是什么?能讓人快速提升心境,還引得無數名師前往?
  
      “我也沒去過,并不知道,不過,聽說里面有一汪泉水,狀如眼睛,只要看過去,就可以看到心中滋生的念頭,看的時間越久,滋生的越多,只要按照泉水中倒影出來的影像,斬殺這些雜念,心境就會越來越圓潤,越來越高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了一下,六星名師解釋道。
  
      “泉水可以倒映念頭?”張懸瞪大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這件事我第一次聽說的時候,也不敢相信,后來聽的多了,也就不覺得奇怪了……只是這個鬼窟,并非固定在什么地方,而是會移動的,就算是名師,也要有機緣才能找到!這次和張師一起去的人,足有二十多位,只有他心境暴增……看來其他人,都沒這個運氣!”
  
      六星名師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!”張懸點了點頭。
  
      看來這個所謂的濟北沼澤還真是個奇怪的地方,考核完七星名師,有機會的話,一定要過去看看。
  
      經第五個刻度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在考慮,四周興奮地呼喊繼續響起,尤其是一個聲音十分尖銳。
  
      張懸轉頭看去,隨即看到剛才見到的那位磨盤女,正雙眼興奮地看向煉心橋,恨不得立刻將橋上的那位撲到,為他生猴子。
  
      抬頭掃了一眼,果然看到橋上的張九霄,已經走到了第五個刻度,不過,似乎也達到了極限,不?;蝿?,似乎隨時都會摔倒。
  
      “應該到盡頭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暗暗點頭,張懸正打算離開不再理會,就聽到一個不悅的聲音響了起來:“送客!”
  
      緊接著,就看到橋梁后面的一個房間們“吱呀!”打開,兩個身穿甲胄的人,一臉狼狽的從里面走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吳師!”
  
      張懸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聲音很熟悉,不是別人,正是吳師,看來他應該正在房間里。
  
      “過去吧!”
  
      這地方也沒什么可繼續可看的,見想要過去,只有通過橋梁,張懸也不猶豫,抬腳就向橋上走了過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堅持,堅持,我要堅持……”
  
      橋上,張九霄頭上汗水直流,眼睛發花,心中不停嘶吼。
  
      不過,無論如何堅持,精神已經消耗殆盡,再也堅持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算了,就到這里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精神一松,就在他打算放棄的時候,隨即看到一個青年,身穿六星名師的長袍,修為隱隱約約可以看出,圣域二重巔峰。
  
      此刻,正一臉優雅的從后面走了過來,來到跟前,拳頭豎在胸前,滿是誠懇的點了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加油!”
  
      緊接著,滿是悠閑的沿著橋梁走了下去……
  
      對他來說,堅持不住,隨時都會昏迷的煉心橋考核,對對方來說,逛街一樣容易……
  
      “走了十個刻度……一點事都沒有?”
  
      嘴角抽搐,張九霄待在原地,整個人都傻了。
  
      不光是他,臺下也一陣安靜,落針可聞。
  
      剛才說話的六星名師兩眼瞪圓,見鬼一般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磨盤屁股也停止了扭動,嘴巴張的比屁股還大……
  
      (張懸:加油朋友,還有月票嗎?)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