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九百八十七章 城主府

第九百八十七章 城主府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元神攻擊十分可怕,很容易將對手的靈魂震碎,甚至吞噬,就算防御再強,實力再厲害,一樣防不勝防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元神強者才令人忌憚。
  
      遠比胎嬰境強大。
  
      被對方制服,水葉王知道這次必死無疑,沒有絲毫猶豫,使用秘法,元神舍棄肉身,打算臨死,將對方的魂魄吞了,同歸于盡。
  
      誰知一進入體內,立刻看到了困在對方肉身內的魂魄,沒當場嚇死。
  
      足足有十多米高,一股浩瀚的氣息,從上面緩緩傳來,宛如散發的天道意念,壓迫的他的精神,隨時都會崩潰。
  
      “這……這怎么可能?怎么會這么大?”
  
      水葉王滿臉抓狂。
  
      正常的從圣,雖然也修煉過魂魄,卻只能調動天地規則,十分弱小,連嬰孩都不如。
  
      這是什么鬼?
  
      足有十多米高,宛如大山,最關鍵的是,沒有絲毫魂魄的陰寒,反而帶著光明的雷霆之意,別說吞噬了,能不被對方吞吃,就不錯了……
  
      難道……眼前這家伙,不是從圣,而是一個圣域五重、甚至六重的超級強者?
  
      不然,怎么會有如此強大的魂魄?
  
      本以為舍棄自己,至少可以讓對方付出足夠的代價,做夢都沒想到,對方的魂魄比他還要強大,還要凝練,簡直就沒辦法戰斗。
  
      這叫啥事……
  
      “逃!”
  
      知道無法吞噬,沒有絲毫猶豫,水葉王轉身就向外逃去。
  
      不過還沒飛遠,身體一僵,隨即看到一個巨大的手掌,將他攔腰捏住,無論如何掙扎,都死活逃不掉。
  
      “搜魂!”
  
      將其抓住,張懸一聲冷哼。
  
      對方是元神境強者,如果不將元神侵入自己體內,想要斬殺,幾乎不可能,而來到這里,就簡單了。
  
      他的身體擁有澎湃無比的天道真氣,更有圖書館鎮壓,連狠人都逃不掉,一個小小元神,又能鬧出什風浪?
  
      只一下,對方就像掉入了油鍋,慘呼連連。
  
      “少主,別將這家伙殺了,元神給我留下,我有用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打算搜魂,就聽到狠人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  
      “留給你?”
  
      “是,吞噬異靈族王者的元神,能讓我實力恢復加快……”
  
      狠人忙道:“放心吧,少主,我會負責審訊,你想知道的東西,全部審出來!”
  
      “也好!”
  
      挺狠人保證,張懸點了點頭,松開手掌,將這個水葉王的元神留給對方。
  
      不去理會對方的審訊,意識回到肉身。
  
      吐出一口氣,張懸這才覺得一頭冷汗。
  
      看來以后對戰元神境的強者,還是要小心一些。
  
      如果這家伙,不是想快速殺死自己,鉆入自己的體內,而是在外面使用元神的手段,誰勝誰輸,還未可知。
  
      自己的巫魂,雖然有十多米,但是和元神比,還是明顯差了一大截。
  
      兩者是不同程度的生命體,不可同日而語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在自己體內,才占了很大便宜。
  
      低頭看向不遠處水葉王的尸體,手指一勾,一個儲物戒指飛了起來,落到掌心。
  
      向里看去,立刻看到無數寶物堆積如山,上品靈石密密麻麻,足有數千之多。
  
      “應該和金葉王和青葉王一樣,出來執行某種任務,才帶了這么多靈石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懸眼睛亮了。
  
      不管對方的目的如何,這么多靈石對他來說,絕對是賺大了。
  
      其他的東西也看了一眼,這家伙也有不少關于靈魂的秘籍,不過和其他兩位王者一樣,寫得似是而非,不是十分清晰。
  
      將這些書籍,全部看完,正不想理會,突然心中一動。
  
      “正確!”
  
      這些天,得到的魂魄修煉方法,立刻集中了起來,形成了一本新的書籍。
  
      隨手翻開,看了過去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,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“居然也可以形成……”
  
      本以為異靈族和人類的本質不同,他們的靈魂修煉法訣,對自己無用,沒想到,融合了多本之后,同樣能夠形成正確無比的天道功法。
  
      之前之所以看起來凌亂不堪,主要因為秘籍的數量太少了。
  
      “看來,異靈族人修煉魂魄的方法,和人類雖然不同,卻也殊途同歸,有著同樣的功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忍不住點頭。
  
      對方的法訣,之前完全看不懂,古怪至極,按照他的猜測,沒修煉的走火入魔就很不錯了……現在看來,原來是另外一種體系,迥然與人類不同的修煉方法。
  
      不管對錯,只要按部就班,總能殊途同歸。
  
      當然對他來說,前提同樣是,功法足夠多,搜集不夠的話,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。
  
      “融合!”
  
      將墨魂生當初留給他的化凡九重巫魂法訣拿出來,與這個秘籍融合。
  
      片刻后一個新的書籍,出現在面前。
  
      看了一會,張懸嘴角揚起。
  
      這套功法,已經完美無缺,可以修煉了。
  
      之前他的巫魂只修煉到化凡八重,有了這東西,已然可以沖擊第九重,讓力量再次增加。
  
      “回去再說!”
  
      強壓住想要修煉的沖動,張懸知道現在不是時候,將眼前的水葉王尸體處理好,這才撤開周圍的禁制,向墨云軒走去。
  
      耽誤了這么長時間,拍賣會肯定早已經開始了。
  
      當務之急,不是修煉,而是尋找毒師的蹤跡。
  
      剛走進拍賣場,還沒來得及去看具體情況,就見胡云生急匆匆的來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前輩,就在剛才……城主離開了!”
  
      “離開?”
  
      張懸一愣。
  
      “是,地藏花的拍賣還沒開始,他突然轉身離開包間,本來我還以為是有什么事,要去處理,誰知……一去不回,直奔城主府去了,看樣子,不打算繼續購買了!”
  
      胡云生滿是疑惑。
  
      這家伙之前,對地藏花勢在必得,恨不得出手搶奪,此刻眼見地藏花要開始拍賣了,卻轉身就走……
  
      讓他丈二和尚,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  
      張懸也滿是奇怪。
  
      這有些不合常理??!
  
      剛才那位城主,他也見了,恨不得不顧身份出手搶奪了……拍賣會都參加了,又怎么會中途放棄?
  
      “會不會有什么陰謀?”
  
      忍不住問道。
  
      “應該不會吧,看他去的方向是城主府,我猜……應該是出現了什么變故,讓他不得不回去!”
  
      胡云生想了一下道。
  
      “這樣吧,你繼續在這里守著,我去看看怎么回事!”
  
      思索了一下,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這位城主,要毒師才要的地藏花,本就可疑,現在又如此著急回去,肯定沒那么簡單,想要知道怎么回事,只有親自過去看看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胡云生點了點頭:“城主府戒備森嚴,十分危險……前輩小心!”
  
      他倒不是關心張懸的安危,而是怕一旦出了事,他的毒沒法解。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!”
  
      張懸擺了擺手。
  
      面對元神境的異靈族人,他可能打不過,但城主府的那些蝦兵蟹將,全沖過來,都不是對手,根本不算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想起眼前這位中年人不光實力可怕,更是讓人驚懼的毒師,胡云生松了口氣,不再多說,指明了城主府的方向,詳細解說了一下其中的布局。
  
      雖然他沒去過幾次城主府,但墨云軒搜集四方消息,對于這個土皇帝的防衛,還是知道很清楚的。
  
      此刻,這位孫強要去城主府,自然不敢隱藏,全都一五一十的詳細說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很快,對這地方有了一定了解,張懸這才轉身向城主府的方向飛掠而去。
  
      城主府,在靖遠城最中心的位置,距離墨云軒只有十多里路,借助夜色在空中飛行,速度極快,時間不長,就看到一個蔓延連綿的府邸出現在眼前。
  
      按照胡云生指點的方位,張懸明理之眼蠕動,果然找到了陣法和防衛的缺陷。
  
      “看來這家伙的消息還挺正確的!”
  
      輕輕一笑,身體一晃,竄了進去。
  
      這個胡云生在毒殿的消息上不太靠譜,但在其他方面,確實還是知道挺多的。
  
      不然,也不可能這么快找到地藏花,順利來到這里。
  
      提前有了情報,再加上明理之眼,張懸很快就繞過城主府的層層防御,來到了城主所在的主殿。
  
      身體一晃,隱藏在院中的一顆大樹中,向里悄悄看了過去。
  
      隨即看到之前威脅他的那個城主,正站在寬闊的房間里,滿臉著急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  
      之前的兩個護衛也神態嚴肅,不斷地左右環顧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你們兩個先下去吧!”
  
      城主擺了擺手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護衛走了出去,房間立刻安靜下來。
  
      城主來回在房間踱步,走了一會,正想說些什么,一個特殊的氣息,立刻傾覆而下。
  
      隨即,一個人影,突兀出現在房間的大廳。
  
      “見過大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到這人,城主松了口氣,急忙抱拳,看樣子,他剛才一直等的就是這位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人影雙手背在身后,淡淡點了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大人,你讓我拍買地藏花,馬上就要開始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城主滿是疑惑的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對方讓他拍買,眼見就要開始,卻急匆匆讓他回來,心中說不出的奇怪。
  
      “出事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沒回答他的話,人影眉頭皺起。
  
      “出事?”城主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人影擺了擺手,正想說話,突然眉毛一揚,看向張懸所在的方向:“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