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九百八十二章 青涎毒

第九百八十二章 青涎毒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院子不大,卻靈氣驚人,隨便看了一眼,張懸就知道其中布置了一個聚靈陣,而且不低,不下于六級巔峰。
  
      聚靈陣的匯聚下,這里的靈氣比外界要濃厚好幾倍,整個院子密密麻麻種著一些藥材,幾乎都是市面上見不到的珍稀物品。
  
      “不錯!”
  
      隨便掃了一眼,張懸立刻看到最少十株達到圣域級別的,眼睛忍不住一亮。
  
      當初的尤虛,都沒有這么多。
  
      吱呀!
  
      正在四處觀看,房門打開,一個看起來邋里邋遢的老者走了出來,看向張懸等人,一聲怒吼。
  
      “誰讓你們進來的?好大的膽子!”
  
      火氣沖天。
  
      換做誰也生氣,在家里好好的,別人直接破門沖進來……
  
      能不能再囂張一點?
  
      “前輩,是他硬闖進來的,我也沒想到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到怪叟翁生氣,周宣忍不住哆嗦,連忙上前解釋。
  
      維持了這么長時間的好形象,可不想因此葬送了。
  
      “虎青獸,送客!”
  
      不理會他的話,怪叟翁一聲呵道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伴隨話語,一個五米多長的巨大圣獸,從一側的房間走了過來,每一步地面都發出劇烈的震顫。
  
      虎青獸,圣域二重初期的圣獸,戰斗力比起紫陽獸,都只強不弱。
  
      氣浪和強大的壓迫感,讓人臉色發白,身體不由自主的發顫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胡云生,差點沒吐出血來,他之前來過幾次,都被這頭大家伙揍的面目全非,再次遇到,本能的從內心深處感到顫抖。
  
      周宣也情不自禁的向后退了幾步,這種級別的圣獸根本就不是他現在的實力能夠抗衡的。
  
      “自己滾出去,還是我將你打成廢物,扔出去?”
  
      虎青獸燈籠般的眼睛盯著張懸。
  
      “兩個都不選呢?”張懸輕輕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哪來這么多廢話,將他扔出去?!睌[了擺手,怪叟翁轉身繼續向房間走去。
  
      獸寵親自出手,他十分放心,根本不需要多想。
  
      才轉過身去,就聽到背后的虎青獸一聲憤怒的吼鳴,緊接著強大氣浪的沖擊下,地面不停顫動。
  
      隨即什么東西,飛上高空。
  
      轟??!
  
      重重地砸在地上,濺起滿院子的塵土。
  
      “不識好歹!”
  
      怪叟翁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  
      虎青獸一向兇猛,聽到這些聲音就知道,肯定是將那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狂揍了一頓了。
  
      “算了,教訓一頓即可,不要殺了……???”
  
      擺了擺手,怪叟翁轉過身來。
  
      雖然不在乎對方的真正身份,但是敢直接闖門進來,肯定地位不低,他只是貪圖清靜,不想將事情惹得更大。
  
      話還沒說完,就看到了眼前的場景,身體一僵,怪叟翁忍不住呆立原地。
  
      “這、這是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過了老半天,才說出話來,整個人似乎都有些傻了。
  
      只見前方的情況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樣,本來該教訓別人的虎青獸,此時正趴在對面那個中年人的面前,舌頭舔著對方的手掌,眼神滿是諂媚,一副活脫脫哈巴狗的形象。
  
      這是怎么個情況?
  
      我讓你將人扔出去,不是讓你在這里低三下四的討好。
  
      怎么感覺你不是我的獸寵,而是對方的?
  
      心中不解,急忙向不遠處的周宣等人看去,缺見這三個人也傻了一樣的站在原地,見鬼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虎青獸,你在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再也忍不住,老者大聲呵斥。
  
      這叫啥事,他自己的獸寵,接到命令去教訓對方,結果卻趴的對方面前,一副丟人現眼的樣子,讓自己臉面往哪里放?
  
      未免太扯了吧!
  
      “主人,我……”虎青獸轉過頭來,巨大的蹄爪撓撓頭,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我來吧!”微微一笑,張懸向前走了幾步,來到老者的跟前。
  
      他現在雖然是從圣巔峰,但是真正實力,連圣域二重的戰師卓清風都不是對手,虎青獸雖強,也不是一合之敵。
  
      一拳打飛上天,下一刻,就乖乖的聽從吩咐了,雖然對方有主,沒有馴服,但已然構不成威脅。
  
      “你應該就是怪叟翁前輩吧!”張懸看了過來:“來這里這有事相求,想和你購買一株地藏花,年份越久越好?!?br/>  
      “有事相求?”看了一眼平躺在不遠處,四分五裂的大門和一臉諂媚的獸寵,怪叟翁嘴角一抽。
  
      你這是求人該有的舉動嗎?
  
      一來到就將我的大門拆了不說,還把獸寵也弄成這樣……你這不是來求我,而是讓我來求你的吧……
  
      “想要購買藥材,除非從我尸體上踏過去!”牙齒咬緊怪叟翁氣得臉色漲紅。
  
      “從你尸體上踏過去?”張懸搖頭,臉上有些無奈:“既然你這樣說,只能不不好意思了!”
  
      說完眉毛一揚,身上一股強大的氣勢噴涌而出,緊接著身體一晃,五指張開。
  
      轟??!
  
      怪叟翁只覺得對面的真氣,如同颶風一般,狂涌而至,雖然級別還不如他,但是無論力量還是精純度,都遠遠不是他能夠比擬的。
  
      可以預見,只要對方的手掌落下,極有可能被當場拍成肉泥。
  
      “可惡!”臉色變得鐵青,腳掌在地上一踏,怪叟翁急忙向后跳去,這一下施展出了全身的力量,身影快如閃電。
  
      他的實力雖然只是圣域一重,這個躲避的身法卻十分高明,眨眼工夫就脫離了手掌籠罩的范圍。
  
      害怕對方的攻擊繼續追擊而來,跳出戰圈,怪叟翁沒敢停歇,又連續向后跳了兩次,差不多脊背快撞到房屋,這才停下來。
  
      “呃?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氣,這才發現對方依舊站在原地,沒有繼續追擊的意思,雙手背在身后,頭顱微微揚起,微風拂來,衣袂飄舉,宛如一個不可高攀的世外高人。
  
      面皮一抽。
  
      變化也太快了吧,剛才一掌拍來,似乎恨不得將他置于死地,而現在眨眼工夫,就一副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漣而不妖的超級強者模樣……要不要這么大?
  
      不光是他一側的周宣和胡云生,也都面面相覷,一臉的懵逼。
  
      眼前這家伙,實力強大也罷了,變臉速度,似乎更加強大,讓人根本看不懂到底在想什么,又想要做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要殺就殺,想戲弄我,沒門!”怪叟翁臉色鐵青。
  
      他感覺對方像是在故意戲弄他,明明擁有可以隨意將其擊殺的實力,卻不動手。
  
      “戲弄你?你想多了!”張懸搖了搖頭,一臉同情的看過來:“我只是想問一問你,【青涎毒】的侵襲下,還能堅持這么多年,不太容易吧!”
  
      “???你……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本想發火的怪叟翁,聽到這話,連續后退了兩步,嘴巴一下張開,眼中滿是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和對方說的一樣,他的確中了青涎毒,中毒之后,憑借醫術精湛,一直茍延殘喘……即便如此,也快要堅持不住了,只是……這件事誰都沒說過,更是從未見過眼前這位,怎么可能只見了第一面,就一口說出?
  
      有些懵了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青涎毒,以圣域四重的青涎蛇蛇涎為主材料煉制而成,圣域四重強者,都能輕易毒死。你之所以都能夠活下來,沒看錯的話,應該是幼年的時候,服用過一株七花草吧!”
  
      還沒來得及詢問,就聽到對面的家伙,淡淡的聲音繼續響起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怪叟翁全身一震。
  
      對方說的不錯,他七歲的時候,曾誤服了一株七花草。
  
      這東西屬于慢性藥物,雖沒被當場毒死,卻也深受其害,正因如此,才努力學習醫術,想要徹底解決。
  
      這件事,同樣知道的人很少,眼前這位,一口說出,難不成是以前的老朋友?
  
      仔細看了一眼,忍不住搖頭。
  
      無論容貌還是氣息,都是以前從未見過的。
  
      他可以確認,之前絕對沒見過這位。
  
      “其實想要看出這點,并不復雜,服用青涎毒后,不光身體發青,眼睛也會發生變化,青灰色之中帶著血紅色的細線,遠遠看去,如同蛇的眼睛?!?br/>  
      張懸看過來:“當然,單憑這點只能推測,你是否被青涎蛇咬了,真正確認,是因為,你的手指泛白,沒有青灰色,如果沒看錯……當年使用這只手采摘的七花草,而且被其扎破了吧!”
  
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
  
      怪叟翁再次一顫。
  
      那時候年紀太小,很多事情都記不得了,但對方一說,想了起來,這根手指,的確曾被七花草扎破過。
  
      “七花草表面帶刺,其中蘊含毒性,卻也對青涎蛇的蛇毒,有克制作用,兩者融合,青色變白,能保持你的生命不會暫時死亡,又會折磨的你痛苦不堪……你應該每到夜間子時,都會全身浮腫,骨骼發癢吧?”
  
      張懸繼續道。
  
      怪叟翁身體僵直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現在可以進你房間,和你商議購買地藏花的事了嗎?”見他的表情,張懸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經達到,再次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快里面請,快請!”
  
      怪叟翁連忙躬身。
  
      “前輩……”將二人的對話聽在耳中,周宣滿臉發懵,忍不住向前,想要問個究竟。
  
      “還不快點端茶倒水,楞在這里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怪叟翁一聲呵斥。
  
      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