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六百八十七章 我學完了

第六百八十七章 我學完了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正常馴獸師馴服獸寵,都需要花費數年時光,與之交心,無私付出,不可能像張懸那樣,毆打一頓就行了。
  
      因此,馴獸師和獸寵的感情十分深厚,甚至時間久的,還要共同修煉,血脈共融。
  
      這頭龍巖獸,陪了這位長老不知多少長時間,在加上為他而死,心中很顯然早已將其當成了最親密的伙伴,就算再辛苦,也想要完成對方的遺愿。
  
      “那頭……紫翼天雄獸,不是獸堂的?”
  
      張懸眉毛皺起。
  
      是獸堂的靈獸,基本都有人馴服,就算不會獸語,主人和獸寵之間,也有辦法溝通和交流的。
  
      現在他想學獸語,從這頭大家伙口中了解龍巖獸臨死的遺言,后者自然是沒被人馴服,不然直接詢問馴獸師即可,沒必要這么麻煩。
  
      “成年的紫翼天雄獸,雖然也是化凡八重,但這頭,卻達到了半步九重境界,我們獸堂根本沒人能夠馴服……”老者搖了搖頭。
  
      “半步九重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雖然只是半步,但憑借血脈和力量,就算一些真正化凡九重強者,也不是對手,而且,因為龍巖獸的死亡,讓它對人類抱有極大成見,根本就沒辦法馴服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道。
  
      “它和龍巖獸是朋友?”張懸疑惑。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情侶!”老者遲疑了一下,道。
  
      “情侶?”張懸恍然。
  
      一些強大的靈獸,通常數量比較單一,想要找到同種族的很難,這種情況下,會和另外一種強大的生命結成伴侶,當然,這種伴侶,能不能延續血脈,就不一定了。
  
      只是精神上的相伴,一起戰斗,一起生存。
  
      甚至人類中也有一些道侶,也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修為到了高深境界,精神交流才是最重要的,繁-衍-后-代,肉-體-歡-愉,已經不被看重了。
  
      紫翼天雄獸既然和龍巖獸是情侶,自然對它十分重視。
  
      親眼看到伴侶死亡,自然對老者這位主人,懷恨在心,能告訴他才怪。
  
      而老者一心學習獸語,就是想與之交流,化解心結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,既然紫翼天雄獸是老師獸寵的伴侶,那為何……它三天兩頭過來搗亂,偷襲獸堂?”韓沖似乎對著頭靈獸也有所了解,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“偷襲?”洛七七看過去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這頭大家伙,每個月都要來幾次,偷襲獸堂,吃到一兩頭靈獸、蠻獸。弄的怨聲載道,每次獸堂都花費極大代價想要抓住,但它的實力和速度實在太強太快了,根本抓不住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韓沖解釋。
  
      他來幻羽帝國獸堂的時間雖然不長,但很多事還是看在眼里的。
  
      一個月,這頭紫翼天雄獸,都要偷襲獸堂幾次,偷吃靈獸、蠻獸,讓不少人滿是郁悶,可受限對方的實力,就算獸堂再無奈,也沒辦法。
  
      本想著這家伙是無主靈獸,看不慣靈獸被人類支配,現在看來,恐怕是有意報復。
  
      “它是不忿龍巖獸被殺,所以故意來獸堂搗亂,這些年我學獸語,也是想向它問問,到底想干什么!”
  
      長老搖了搖頭,說完忍不住看向眼前的張懸:“你既然連真龍之音都會,上古獸語是不是也會一些?”
  
      真龍之音,就算是真龍之身,也需要跟專門的人學習,對方連天龍八音都能教,會不會連上古獸語一塊教了?
  
      雖然剛才對方說只看過一點,會不會是自謙之語?
  
      張懸撓撓頭:“上古獸語……我的確不會!”
  
      當初他是學過幾句,不過,說的靈獸咆哮不已,差點發瘋,自己也不知道啥意思,和不會,沒啥區別。
  
      “不會?”聽對方確認,長老滿是期待的眼神,黯淡下來,再次問道:“那……天龍八音呢?”
  
      就算紫翼天雄獸不含龍族血脈,如果眼前這位真能說出龍語,也有可能與之溝通,讓其乖乖把當年的事說出來,甚至還可能讓其說出,為何如此敵視人類,非要故意在獸堂搗亂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只會一個音節!”張懸更加不好意思。
  
      對方還以為他真會龍語,實際上,他就只學會了一個音節,平時閑著沒事,嚇唬嚇唬蘊含龍族血脈的靈獸倒也罷了。
  
      讓他說出完整龍語,肯定是不可能的。
  
      “一個音節?”長老一晃。
  
      原本聽到青年說出龍語還以為找到了希望,現在看來,和以前沒什么區別。
  
      “那算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搖搖頭,長老無奈。
  
      這些年搜集了不少書籍,專門學習上古獸語,但這種語言實在太難了,就算是他,沒人教導,沒有老師的情況下,真偽難辨,也沒研究出幾句。
  
      還以為韓沖如此推薦,能從對方口中學到一些,沒想到,同樣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“其實……也不用灰心,長老既然研究這么多年上古獸語,一定搜集了不少書籍,我能不能借閱一番?萬一能有所心得,也未可知!”
  
      張懸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借閱?心得?”長老苦笑:“你的意思,現在學習?”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張懸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可知道上古獸語的難度?”
  
      見對方果然有這個打算,老者忍不住搖頭:“獸語失傳,現在流傳下來的記載,很多都是言之不詳,更有不少似是而非,先不說能不能發音,就算能夠發出來,你知道什么意思?我研究了不下五十年,到現在也沒有絲毫進展,現在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的話雖然沒說完,意思卻非常明顯,覺得對方簡直就是兒戲。
  
      他研究了一輩子,都啥都不懂,你看看書就想學習,上古獸語如果這么簡單,也不至于失傳,讓無數馴獸師想要恢復而不可得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對上古獸語也很有興趣,只是想隨便看看,如果能學習,當然最好,學習不了,也沒辦法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對方的顧慮和想法,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你進去吧,我這個茅草屋里面,全都是關于上古獸語的書籍,這些年,幻羽帝國只要有關獸語記載的東西,幾乎都被我搜集遍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長老有些意興闌珊,擺了擺手。
  
      這些書籍雖然是他花費心血搜集,卻也不是什么至關重要之物,對方既然想看,也沒什么大不了的。
  
      “多謝了!”
  
      張懸一抱拳,推開房門走了進去。
  
      見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,長老忍不住搖頭,臉上滿是失望:“上古獸語就算有人傳授,沒有數年也難以學會,如此簡單能夠學會,這五十年,我豈不白活了?”
  
      本以為對方能說出真龍之音,心性必然沉穩,沒想到還如此浮躁。
  
      上古獸語,牽扯獸堂的一大機密,這么容易學會,他們這些馴獸師,也不至于馴服靈獸,如此被動了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……一向沉穩,既然去看書,肯定有自己的想法,或許能夠學習一二!”
  
      聽到老者話語中帶著質疑的味道,洛七七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?你是他的學生?”
  
      聽到女孩的稱呼,長老愣了一下,忍不住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眼前這位女孩無論修為還是氣質,都出類拔萃,同輩中算得上佼佼者了,怎么會認一個比自己年齡小的人為師?
  
      “是!”洛七七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剛才我聽你稱呼張師,剛進去這位難道是位名師?”見她承認,老者這才想起韓沖的話。
  
      “張師是四星名師,萬國聯盟名師大比冠軍,這次去鴻遠帝國,應該是去名師學院學習的!”韓沖想了一下,道。
  
      名師大比還沒進行,他就離開了萬國城,很多事知道的不多,但張懸得到冠軍,要去學院的事,還是聽到過一些消息的。
  
      “名師大比冠軍?”
  
      長老一愣。
  
      “不僅如此,張師還是一位四星馴獸師,和四星醫道大師!”韓沖急忙道。
  
      “四星馴獸師?”長老眉頭一皺:“既然是四星馴獸師,應該知道上古獸語的難度,不能如此輕浮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如果對方只是名師,不清楚馴獸,倒也罷了。
  
      四星馴獸師,已經算是馴獸中的佼佼者了,怎么可能不知道上古獸語的難度?
  
      知道的話,又怎么可能,說出要學習一下,如此沒水平的話?
  
      “等他出來,通知我一聲,我帶你們去找堂主!”
  
      搖搖頭,不在糾結這個問題,長老擺了擺手。
  
      “找堂主?老師是要幫忙找飛行靈獸?”韓沖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“嗯,既然是四星名師,又是馴獸師,能夠幫助自然不能推辭,我記得堂主還有一頭化凡七重的飛行靈獸,雖然從不借人,但我親自去說的話,或許能夠給些顏面!”
  
      長老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多謝老師……”
  
      見老師答應幫忙,韓沖急忙點頭,正想繼續說話,就聽房門“吱呀!”一聲,青年走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“呃?”
  
      眾人全都一愣,長老也皺起眉頭。
  
      不是要進去看書,學習上古獸語嗎?這才進去不到十分鐘,怎么就出來了?
  
      “是不是知道上古獸語沒這么簡單?不想再學了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肯定是這家伙進去之后,看到浩若煙海的書籍,心生退縮了,不然,怎么這么短時間,就出來?
  
      “的確很難,不過,不是不想再學,而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懸糾結了一下,最后道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我學完了!”
  
      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