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六百八十章 請你相信我!

第六百八十章 請你相信我!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張懸本來打算看看這心臟是啥的,結果手指一碰,就被對方控制住,思緒都無法動彈,沒辦法,只好和與之應付。
  
      沒想到對方真將他放了。
  
      放掉之后,連忙翻看圖書館內的書籍,看完之后,這才明白。
  
      這家伙雖然說的氣勢,實際上剛清醒不久,就算能夠奪舍自己,也肯定要付出極大代價才行。
  
      而如果自己心甘情愿被奪舍,就會簡單不少,免除很大麻煩。
  
      知道只是個外強中干的家伙,那還留情,立刻將天道之冊放了出來。
  
      這東西是天道圖書館生成的,目前最強大的物品,這家伙就算真是和孔師同一時代的狠人,肯定也抵擋不??!
  
      果然,書籍一出現,這家伙立刻像是被桎梏,而他加持在自己身上的力量,全都消失不見,身體恢復了自由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是誰,是你爺爺!”
  
      張懸精神一動,書籍拍了上去,下方的圓臺,哪里承受的住壓力,立刻裂開。
  
      轟??!
  
      圓臺一塌,整個地宮的陣法,像是被徹底摧毀,靈氣四處游散,地宮開始劇烈晃動。
  
      “糟了,忘了這是陣法核心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懸臉色一綠。
  
      剛從危險中逃脫,想要一書將這個心臟拍死,反倒忘了,心臟所在之處,是整個地宮陣法的最核心了。
  
      這個地宮,有大陣維持靈氣,維持生機,核心就是心臟所在的位置,也就是這個不大的圓臺。
  
      圓臺崩潰,失去了陣法的加持,埋在地下數萬年的地宮,哪里還承受得住,立刻塌陷。
  
      他現在在地宮深處,距離出口最少要兩、三分鐘的距離,分身更是被追的不知道了什么地方,一旦徹底坍塌,肯定逃不出去,被活活埋在這里!
  
      “別殺我……我可以帶你去安全的地方……”
  
      見金色書籍繼續下壓,隨時都會被碾成肉餅,心臟急忙呼喊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我就相信你一次!”
  
      知道現在不信對方也沒辦法了,地宮徹底塌陷,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逃脫,現只能寄托這個心臟。
  
      對方是幾萬年就活下來的,地宮的奧秘,肯定一清二楚,或許真能帶自己離開。
  
      “不殺他,能不能將其封鎖!”
  
      正想將書籍收回,突然腦中靈光一閃。
  
      金色書籍有時間限制,一旦撤回,就會消失,屆時失去了這個利器,再想控制對方就難了。
  
      既然這東西,可以讓自己的心境刻度增加,可以讓自己記憶知識,也可以伴隨心意殺敵,那……有沒有可能,變成什么東西,將這個心臟封鎖?
  
      只要鎖住,無法對自己下手,也就不用怕了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想法還沒結束,就見書籍一閃,“呼”的一下打開,輕輕一晃,將心臟夾了進去。
  
      隨即,金色書頁,失去顏色,變成了一本普通的書籍,向下墜落。
  
      “呃?”
  
      伸手接住,張懸打開,隨即就看到里面一個心臟不停跳動,無論如何掙扎,都跳不出來,像是一副古怪的圖畫。
  
      “你放了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咆哮,上面露出一個猙獰的面容。
  
      “帶我去安全的地方!”
  
      張懸也沒想金色書頁真有封印的功效,還如此簡單,輕輕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本座乃孔師都忌憚的‘狠人’,你一個晚輩,敢對我不敬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滿是猙獰,瘋狂咆哮,還沒說完,就看到一個手指彈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心臟猛地一抽,如被雷擊,連續翻了好幾個跟斗。
  
      “狠人?好啊,來,給爺笑一個!讓我看看,你有多狠!”張懸看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心臟一陣抽搐,快要哭了。
  
      他真的是縱橫天地的狠人……雖然當年被殺,恢復數萬年也沒多少實力,可……圣域強者,也是隨便殺著玩的……
  
      現在居然被一個二十歲的小家伙封印在書里,用手指頭彈來彈去……
  
      你妹??!
  
      我堂堂仙使強者的尊嚴呢?
  
      雖然不知道困住他的書,是啥法寶,但其中透露出濃重的天道威嚴,讓其心生畏懼,無法抗衡。
  
      別說逃走了,能活著都是一種幸運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不笑?”
  
      正在憤怒,就見對方的手指彎曲,又要彈過來……
  
      猛地一縮:“我笑,我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立刻幻化成人臉露出笑容。
  
      不笑也不行,現在被人封印在書籍里,隨時都會斬殺,再牛的狠人,也沒用!
  
      臉上堆笑,心底卻在滴血……
  
      我真的跟孔師較量過,是一位縱橫天地的強者,九星名師也能隨時捏死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現在卻賠笑……
  
  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,快帶我去安全的地方!”
  
      見這家伙被控制住,張懸松了口氣,此時地面晃動的越來越厲害隨時都會崩塌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見他不再彈來彈去,心臟這才松了口氣,忍不住一聲大喝:“還不帶路!”
  
      吼!
  
      聽到吩咐,周圍的傀儡不敢廢話,急忙向前竄去。
  
      張懸拿著書籍,緊跟在后面,同時精神與分身溝通。
  
      時間不長,分身就飛了過來,被他收進儲物戒指。
  
      分身為九天蓮胎煉制,可以說是不死之身,就算被兩個傀儡追的到處亂跑,想殺死,也沒有可能的。
  
      只是元氣損耗過大,要好好休息才能恢復罷了。
  
      掌握住心臟,這群傀儡對他不敢有絲毫不敬,甚至還有兩頭覺得他走的太慢,將其抬了起來。
  
      圣域級別的傀儡全力狂奔,速度極快,不到兩個呼吸,就來到一處不大的房間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外面的地宮,再也承受不住,全部塌陷下來。
  
      眼前立刻陷入了黑暗。
  
      隨手扔出一枚夜明珠,照亮周圍。
  
      “這是修建地宮的時候,防止人類趕盡殺絕而留下的避難所,在這里就算地宮塌陷,也能活下來,只是……這里也沒有出路……”
  
      打開書籍,心臟道。
  
      異靈族當初被人類追殺,差不多快要滅族,做為其中的最強者之一,自然也留了后路。
  
      這地方就算有人類追殺上來,也可以同歸于盡。
  
      不過,為了防止外面的人找到,這里也沒有出路,只能說暫時安全了,如何出去,能不能出去,還是未知之天。
  
      “沒出路?”
  
      張懸皺眉。
  
      出不去難不成真要困死在這里?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……反正也出不去,想辦法將你煉化,或許能提升點修為!”
  
      手掌一翻,對書頁按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這家伙被天道之冊封印,他只需一念,就能將其捏死。
  
      “別忙,別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感覺想哭。
  
      當年縱橫天地之時,妖魔鬼怪,誰不忌憚,甚至孔師都要給三分薄面,這家伙倒好,說揍就揍,說收拾收就收拾,讓他都有些抓狂了!
  
      但抓狂有啥用,看對方的樣子,還真敢一言不合將其煉化!
  
      這叫啥事。
  
      好不容易蘇醒,本以為又能馳騁天地,笑傲九天,結果還沒離開地宮,就遇到這樣一個變態,還有這么厲害的法寶……
  
      當初孔師耗費心血煉制的【春秋大典】,據說擁有逆轉陰陽更改時間的功效,號稱神器,貌似也沒這么厲害的效果吧!
  
      你到底是誰?從哪冒出來的?
  
      “的確是沒出路,但是……現在安全了,倒是可以挖出一條來,不過,可能需要幾天功夫罷了!”
  
      知道對方真敢將其煉化,心臟不敢廢話,急忙道。
  
      “挖出一條?也對,那你讓這些傀儡快點挖吧!”
  
      擺了擺手,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這里雖然是地下,但既然當初能夠挖出如此浩大的地宮,從里面挖出去,也不算什么。
  
      反正有這么多傀儡,也不用他親自動手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心臟應了一聲,不知用什么手段說了一句,不遠處的諸多傀儡立刻開始向外挖掘。
  
      這些都是圣域級別的傀儡,挖掘一個一人可通過的通道,的卻不難,就是地宮剛剛塌陷,很容易出現二次坍塌罷了。
  
      對方去挖掘通道,張懸繼續待在這里等著,反正也不著急。
  
      低頭再次看向書籍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我問你一些事,你一五一十的回答!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應了一聲。
  
      “你既然和孔師一個時代,甚至交過手,他擁有先天胎毒的事,可聽說過?”
  
      張懸問道。
  
      通過天道圖書館,他知道對方說的是實話,這家伙的確與孔師同時代過,既然如此,或許就知道先天胎毒的事。
  
      “先天胎毒?我不知道……我和孔師是敵人,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,就已經很強大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回答。
  
      在那個時代,他們異靈族人統治人類,孔師不知從何處異軍突起,年紀輕輕就擁有了超凡的實力,重新整合人類將其擊敗。
  
      對于這位人族最巔峰的強者,他們知道的也不多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?是不是在跟我撒謊?”
  
      張懸眼睛一瞪。
  
      “不敢、不敢……??!”
  
      心臟連忙解釋,不過還沒說完,就看到對方的手指再次彈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嘭嘭嘭嘭!
  
      在天道之冊中,連續翻了好幾個跟斗,立刻如遭電擊,不停的抽搐,心吐白沫。
  
      “小樣,敢有隱瞞,信不信我分分鐘弄死丫的?”
  
      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臟眼淚流淌,不停抽搐。
  
      我真的是狠人,縱橫上古,連孔師都忌憚不已的狠人……
  
      請你相信我!
  
      (恭喜書友【中華志愿者】成為本書第37位盟主!月初繼續求月票,爭取沖到前十?。。?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