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六百五十九章 你小心

第六百五十九章 你小心

 推薦閱讀:
“這樣說起來,你是破解不了了?”
  
  見他滿臉沮喪,洛七七忍不住道。?壹??看書W?W?W?·?K要AN?S看H?U?·C?OM
  
  “我說,能破解……你們會讓我繼續嗎?”吳振看過來。
  
  眾人齊刷刷搖頭。
  
  邢遠咬牙:“你再敢去破解,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?”
  
  開玩笑,雖然很想打開真正的地宮,可也不想死在這里??!
  
  尤其是他,被細針扎的面目全非,都有些紅腫了,對方只破了三次,就這副模樣,繼續下去,恐怕機關還沒打開,他先掛了!
  
  “那怎么辦?”
  
  明知道有機關,卻又打不開,總不能守在這里踟躕不前吧!
  
  “我來試試吧!”
  
  見眾人一臉憂愁,張懸走了出來。
  
  剛才觸摸了一下石碑,腦海中已經形成了書籍,倒不是他不管吳振,任由大家中招,而是天工技巧,博大精深,看了一眼,就被其中的繁瑣復雜吸引,待反應過來,邢遠這邊已經滿臉銀針,苦不堪言。
  
  “你?”
  
  見他走出,吳振眉頭一皺:“你對……天工職業也有研究?”
  
  這家伙精通煉丹、陣法,不會連天工師,也明白吧!
  
  天工一門,雖然不比陣法、煉丹那么有名,卻更加繁瑣復雜,難以學習,尤其是各種細節,差之毫厘謬以千里,不可一點而論。
  
  在這個職業上,他算得上萬中無一的超級天才了,學習這么久也不過五星而已,自己破解不了,這家伙卻冒出來……難不成,比他還強?
  
  不可能??!
  
  “知道一些!”張懸微微一笑。
  
  “一些?”
  
  吳振搖頭:“如果只是知道一些,想要破解肯定不行。剛才我破解,你也看了,稍有偏差,就可能出發機關,射出細針!前面幾次,細針無毒,就算被射中,也可以恢復傷勢,無傷大雅,但如果后面的針上有毒……恐怕誰都難以幸免!”
  
  “算了,你還是別試了,沒有十足把握,我怕咱們都會死在這里……”
  
  “誰也沒有十足把握,你不也一樣?”
  
  見他阻攔,張懸搖頭。
  
  你不也沒把握連續試了三次嗎?還無傷大雅……你問問邢遠,他是不是這么認為的。
  
  如果對他這樣說,信不信會當場把你打死?
  
  “哼,我豈能一樣?我出身天工世家,三歲就能做出自動前行的機簧,十七歲已經是四星天工師了,進入鴻遠學院后,更是師從整個帝國唯一的一位六星天工師,學習諸多技巧和知識……”
  
  一甩衣袖,吳振頭顱揚起,滿是自信:“雖然剛才連試驗了三次都沒成功,卻不代表我沒有把握,就算這是六星的詭詐機關,只要讓我多試幾次,時間久了,也能成功破解……”
  
  “這樣吧,你既然想試,我也無權阻攔,我問你兩個最基礎的問題,如果你能回答,說明對天工師,的確有所了解,而不是亂來!”
  
  吳振看過來。
  
  “哦?”張懸停下來。
  
  “鴻遠帝國萬年來最有名的天工師是誰?”吳振道。
  
  “這……”張懸撓頭。
  
  關于天工師職業的書籍,他幾乎沒看過,哪里知道鴻遠帝國最有名的是誰?
  
  別說是他,就算鴻遠帝國皇帝陛下叫啥,名師學院院長叫啥,同樣一無所知。
  
  “連這個都不知道?”
  
  見他滿臉尷尬,吳振眉頭一皺:“這樣說起來,你肯定更不知道詭詐流機關是由誰流傳出來的了?”
  
  “不知道!”
  
  張懸搖頭:“我要破解石碑而已,和知道這些有什么關系?”
  
  “當然有關系!”
  
  聽到他說出這話,吳振眼中滿是恨鐵不成鋼:“這是天工師最基礎的要求,連這個都不知道,說明對這個職業,一竅不通,如何找尋節點,如何破解機關?我不否認,你在煉丹、陣法上有獨特的見解,但機關一途,和那兩樣不一樣,不是自我感覺良好,就能破解的……”
  
  “這樣吧,我先給你講講,天工師的來歷和復雜程度,以及一些機關的原理,你再考慮一下,要不要繼續……”
  
  見這家伙越說越多,聽的耳朵都冒出繭子,張懸懶得繼續理會,兩步來到石碑前,手腕一翻,冰雨劍出現在掌心。
  
  “你要干什么?這是機關,不是其他東西,用劍只會觸發更多攻擊……”
  
  正滔滔不絕,見這家伙拿出一柄長劍,吳振沒差點氣暈過去。
  
  你是來搞笑的吧?
  
  機關技巧,纖細如發,用千機刺都要找到具體位置,不敢有絲毫偏差,你直接拿了柄劍?真的假的?
  
  正覺得對方簡直就是搗亂,就見青年似乎聽到了他的勸說,遲疑了一下,將長劍收回。
  
  “這還差不多、多……”
  
  點了點頭,剛覺得對方還算從善如流,就見這家伙手腕一翻,掌心多出了一柄大錘。
  
  這個鐵錘比煉器師錘煉兵器的還要大,如同工地上的匠人所用的一般,材質也十分低劣,不知從哪里得到的。
  
  “你要干什么……”
  
  震驚的說話都有些結巴,就見青年,舉起鐵錐,筆直對石柱砸了過去!
  
  “我日!”
  
  眼前一黑,胸口一悶,一口鮮血差點吐出來。
  
  他弄千機刺破解石碑,就差點被細針射的掛掉,你用鐵錘硬砸……作死也不是這樣作的吧!
  
  手忙腳亂的將千機傘打開,整個人鵪鶉一般躲在后面,動都不敢動,隨即就聽到一個如同大鐘一般的聲音響了起來,震的人頭皮發麻。
  
  咔嚓!咔嚓!
  
  一連串脆響,如同雞蛋剝皮,然后……沒了聲音。
  
  “好了,打開了!”
  
  正在疑惑,怎么沒有細針射來,就聽到青年淡淡的聲音響起,悄悄從千機傘后,將腦袋伸過去,只看了一眼,頓時僵直在原地。
  
  “這……這……”
  
  眼睛瞪得快要掉出來,像是見鬼了一般。
  
  只見正前方的石碑,已經消失不見,眼前出現了一個高大的門戶,一排石階,筆直向下蔓延,直通不遠處的地下河底。
  
  “打開了?”
  
  不光是他,一側的洛七七、邢遠也全都一呆。
  
  吳振,堂堂五星天工師,整個學院都有名的機關大師,又是扎又是戳,射的眾人滿是狼狽,結果,屁用沒管……這家伙,拿了個鐵錘狠狠砸了一下,就直接破開!
  
  有沒有搞錯?
  
  到底吳振是五星天工師,還是你是?
  
  “真正的地宮,在河流下面,難怪這里空氣如此暢通,卻找不到通風口,原來奧秘在這里!”
  
  震驚過后,洛七七忍不住開口。
  
  一來到就發現這個房間空氣新鮮,通風極好,可并未找到通風口,也找不清靈氣的來源,此時地宮打開,才明白,奧秘原來在河流的正下方。
  
  地宮中新鮮的空氣,都是從河流反饋上來的。
  
  “既然找到了地宮,快點下去吧!剛好看看,到底這里,和吳陽子前輩有沒有關系!”玉飛兒公主點頭。
  
  雖然她不喜這位張懸,但不得不承認,對方的確有常人難以擁有的能力。
  
  不然,也不可能這么快找到這個真正的地下宮殿。
  
  “地宮是打開了,但這個我覺得先不進去為好!”
  
  張懸道。
  
  “為什么?”玉飛兒公主看過來。
  
  既然這是機關封鎖、隱藏的地宮,那么有什么秘密必然在里面得到答案,馬上就知道結果了,為何不進去?
  
  “橋前橋后,一共兩個石碑,第一個叫望鄉居,第二個叫忘憂居。既然號稱‘居’,我覺得另外一個石碑,應該也是一條通道,進去之前,還是先選擇一下為好!”
  
  張懸解釋。
  
  這個宮殿,就只有一座橋,兩個石碑,現在一個石碑被破開了,另外一個下面,或許也有相同的地宮。
  
  “不錯!”
  
  眾人同時點頭。
  
  剛才被破開石碑的興奮充滿了,沒考慮到這點,仔細說起來,那個石碑的確有可能也是一個通道。
  
  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是兩個地名,兩個抉擇。
  
  “嗯,當務之急,是先破開那個石碑,然后再做出選擇……”見眾人明白過來,張懸點點頭,正想繼續說下去,就覺得手掌一松,掌心的鐵錘已經被人搶走。
  
  隨即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:“我去破解那邊……”
  
  抬頭一看,就見吳振已然跑過橋梁,到了第一個石碑跟前,舉起鐵錘就砸了過去。
  
  這家伙太想證明自己了。
  
  堂堂五星天工師,連續三次都沒破解成功,結果卻讓一個外行,拿鐵錘硬生生砸開了,心中的郁悶可想而知。
  
  此時既然還有另外一個石碑,可以證明他的實力,怎么可能再讓對方出風頭,拿起鐵錘就沖了過去。
  
  仔細回憶剛才青年砸的位置和方向,甚至還有力量,一聲大喝,鐵錘呼呼生風,筆直向石碑落了上去。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沒想到這家伙,速度這么快,讓人反應都來不及,張懸愣了一下,話還沒說完,就看到河流對面的石碑,發出磨盤一般的聲音。
  
  緊接著嘩啦啦的細針筆直對河對面的家伙刺了過去。
  
  撲哧!撲哧!撲哧!
  
  吳振沒有絲毫防備,千機傘也沒來得及打開,就眼前一黑,變成了仙人球。
  
  “……小心!”
  
  張懸后面兩個字這才喊出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