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六小姐打賭

第六百一十三章 六小姐打賭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這位六小姐,從石柱那邊剛走過來,并不知道青年和甘一平的交談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剛看了一遍,發現對這些石柱,沒有一點辦法.
  
      堂堂學識淵博的天之驕女都沒任何手段,眼前這家伙,居然口出狂言,說可以全部破解……頓時感到不悅,開口反駁。
  
      “你哪根蔥?本管家跟你說話了?”
  
      眼睛一瞥,孫強滿身傲然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一愣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你呀,我呀!”
  
      孫強一甩衣袖,頭顱揚起:“我正在和樓主商談,還輪不到你這種,連一個石柱破解不了的家伙插嘴!”
  
  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這才反應過來,差點沒暈過去,五星名師,化凡六重強者,居然被一個只有化凡二重的家伙蔑視,氣的胸口起伏,快要炸開。
  
      “放肆!”聽到追求的女神被人呵斥,青年也面容不喜。
  
      “放肆?你還好意思說我?我不說你,你還長臉了?一個石柱都沒破解,一個積分都沒有,屁本事沒有,就如此大言不慚的破壞規矩……以為有兩個臭錢就了不起!”
  
      哼了一聲,孫強滿是不屑。
  
      都是什么人嘛,看衣著人五人六的,闖碑不成功,就花錢購買,甚至不惜拿出身份威脅……真是丟人!
  
      五星名師而已,我們家老爺面前,鴻遠帝國的莫高遠堂主,六星巔峰,不也乖乖的,不敢廢話?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到他充滿鄙視的眼神,青年和六小姐對望了一眼,都要瘋了。
  
      他們都是人中龍鳳,走到任何地方都赫赫有名的人物,此刻居然被一個小小的管家鄙視,而且如此徹底,要不是涵養高,肯定早就炸了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說你少爺能夠破解,他是誰?在什么地方,可否請過來試試?”
  
      一甩衣袖,青年哼道:“我倒要看看,是否如你所說,能不能破解干凈!”
  
      他一個沒破解,這家伙卻說他們家少爺,能破解干凈,開什么玩笑?
  
  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
  
      話音未落,就聽到一個滿是無奈的聲音從一側響起。
  
      “他口中說的那個少爺……貌似是我!”
  
      緊接著,一個青年滿臉尷尬的走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聽到樓主答應要將東西出售,張懸也想過去說一聲,不過,見孫強先過去了,只好就此作罷。
  
      本想著這家伙最近都很靠譜,過去說說也無妨,沒想到,才兩句話,就把自己架到了火上……
  
      這叫啥事。
  
      你這樣說話,我還怎么低調?
  
      “就你……能將石柱破解干凈?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冷哼一聲:“狂妄!”
  
      還以為對方口中的少爺,是何方神圣,什么厲害人物,居然只是個不足二十的青年,忍不住有些反感。
  
      身為公主,美女,走到任何地方,都要面對一群追求的人,這種自命不凡的家伙,見過的多了,啥都不懂,還要裝厲害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。
  
      “這個……下人信口胡說,諸位切莫當真!”
  
      見自己一句話沒說,先被別人厭惡上了,張懸有些不好意思的擺了擺手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胡說,少爺,一些石柱而已,你破解給他們看看,有啥大不了的。也讓他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人看看,什么叫實力!”
  
      見少爺謙虛,孫強不干了,急忙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胡說!”
  
      張懸臉色一沉,擺了擺手:“你難道沒聽到嗎?剛才樓主都說了,這些石柱很難破解,就算是他,五十年也只解決了三根,豈能這么容易解決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少爺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夠了!”打斷對方想要繼續說的話,張懸看向眼前的三人:“實在不好意思,是我管教屬下無方,讓你們見笑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見他承認錯誤,青年和六小姐的臉色好了一些,頭顱揚起。
  
      “下人佩服主人,為主爭辯,沒什么!”
  
      甘一平點頭。
  
      做為下人崇拜主人,認為主人無往不勝,也算正常。
  
      “多謝樓主理解!”
  
      見緩解了尷尬,張懸這才松了口氣,忍不住看向眼前的甘一平:“這個樓主……我想要下面的洛蛇內丹、杜憂草、還有冰雨劍,你看需要破解幾個石柱合適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青年、六小姐同時一個趔趄。
  
      剛呵斥完下人信口胡說,自己就問破解幾個石柱合適……聽口氣,想破解幾個就破解幾個一樣……
  
      要不要這么裝?
  
      你以為這些石柱,是你家的,想破多少就破多少?
  
      “破解幾個石柱,還……合適?”
  
      甘一平也眉毛一跳,雖然不悅,還是解釋了一下:“洛蛇內丹,十分,杜憂草七分,冰雨劍六分,加起來是23分。破解石柱的標準是,第一個一分,第二個二分,第三個三分……以此類推。只有破解七個石柱,積分才算足夠!”
  
      “七個石柱?”
  
      聽對方說的和孫強之前介紹的一樣,張懸松口氣,撓撓頭:“那……我可以去試試嗎?”
  
      “可以!”
  
      甘一平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還有一件事,不太好意思……”
  
      見對方答應的如此爽快,張懸更加不好意思:“我聽說,只要破解了石柱,上交的十枚靈石就會退回來,也就是說,能破解石柱,就不要錢,你看……我沒錢,能不能先去破解?大不了,過一會,多破解幾個,當做補償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甘一平和六小姐、青年等人對望了一眼,差點沒吐血。
  
      剛聽他呵斥胖子,說的義正言辭,覺得這小伙雖然年紀不大,卻還挺謙虛,挺懂規矩的,誰知眨眼功夫,就說這話……
  
      破解幾個合適、大不了多破幾個補償……
  
      你妹啊,你以為破解這些石柱,是鬧著玩的?想破就破?
  
      之前還覺得那個胖子就夠狂妄了,沒想到這家伙更狂……
  
      “大言不慚!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俏臉露出憤怒:“聽你的口氣,想破解幾個,就破解幾個?”
  
      “盡力而已……”沒想到隨口一說,對方如此生氣,張懸搖了搖頭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既然你如此自信,不如我們打個賭!”
  
      見說的這么明白,這家伙還孬好不覺,六小姐咬牙。
  
      “打賭?”
  
      張懸眨巴眼睛。
  
      自己闖石柱,關她什么事?打什么賭?
  
      “不錯,你的十枚靈石,我幫你出了,你只要能破解一個石柱,我給你一百枚中品靈石……如果破解不了,我也不需要你向我賠償,只需向我下跪認錯就行!敢還是不敢?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哼道。
  
      啥都不懂,就信口雌黃,簡直太狂了!
  
      不好好殺殺你的威風,恐怕連自己是誰,都不知道了!
  
      “破解一個石柱,給我一百枚中品靈石?”
  
      轉頭看向眼前兩排差不多一百多根石柱,張懸呼吸急促:“你確定?”
  
      一根一百枚,一百多根要是都能破解,豈不上萬枚中品靈石?
  
      真要能得到這么多,后面的修煉,就再也不用愁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“當然!怎么,不敢了?不敢就別廢話!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玉手一擺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是不敢,是怕你過一會賴賬……”猶豫了一下,張懸道。
  
      一萬多枚中品靈石,他可不相信對方能拿出來,先說好再說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氣的眼睛透紅。
  
      她堂堂五星名師,再加上尊貴無比的身份,怎么可能賴賬?
  
      牙齒咬緊:“你放心,我玉飛兒,說話算話,既然敢跟你打賭,自然不會賴賬,反倒是你,等一會,下跪的時候,希望也不要猶豫!”
  
      “不會賴賬就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氣,張懸雙眼放光的看向不遠處的石柱,對甘一平一抱拳:“只要認出石柱中的寶物,這東西就會炸開是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甘一平點了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  
      應了一聲,張懸抬腳來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靠近石柱,他才知道為何青年和這位六小姐的臉色為什么都變得難看了。
  
      上面文字,根本就不是提示,而是一種不知名的語言,如同特殊的紋路一般,讓人看不懂。
  
      一種看不懂的語言,自然也就猜不出意義和內容了……這種情況,能猜出來石柱里面的東西是什么才怪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個狂妄無知的家伙!”
  
      見這家伙居然敢和六小姐打賭,青年也冷冷一笑。
  
      他親身體會了石柱的難度,知道可怕,連五星、六星鑒寶師都解決不了,認不出來,一個二十來歲的小家伙,怎么可能破解了?
  
      給六小姐下跪,不用想,已然成了定局!
  
      “裝腔作勢,年紀輕輕有了點本事,就狂傲不已,卻不知道,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!”
  
      六小姐也哼了一聲,一雙秀目,緊盯著前方的青年,正想繼續說下去,就見前面的家伙,一臉微笑的看了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可以開始了嗎?”
  
      “可以!”
  
      點燃一根長香,甘一平點了點頭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懸深吸一口氣,手指對第一個石柱點了過去:“這是七巧金心梭!”
  
      咔嚓!
  
      話音結束,眼前的石柱出現裂痕,瞬間變成粉末,緊接著一個金色的梭狀兵器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  
      “這是紫霞流星錘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這是鐵骨拳印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這是同心缽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邊前行,一邊向石柱點去,張懸每點一個,石柱就轟然炸開,所到之處,碎石翻飛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