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天道圖書館 > 第三百九十九章 聯盟之上

第三百九十九章 聯盟之上

 推薦閱讀: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氣了!”
  
      蘇師遲疑了一下,道:“咱們萬國聯盟,在大6上的地位,諸位就算不知道,想必也聽說過一些吧!”
  
      看過不少書籍,張懸已經知道,這片大6,因為有名師這個職業存在,被稱為名師大6。
  
      幅員遼闊,無邊無際。
  
      其中王國林立,不知凡幾,各種宗門、獨立的勢力,更是多如恒沙,數不勝數。
  
      王國聯盟,雖然是王國之中最強大的存在,但放在整個名師大6,還算不上什么。
  
      見有不少名師,滿是迷茫,蘇師搖搖頭:“就算知道,肯定也是一知半解,我還是細說一下吧!”
  
      “王國的等級,諸位應該十分熟悉了,包括:不入流、二等、一等、和封號四個等級!”
  
      “咱們天武王國,是一等王國,屬于軒轅封號王國界域的諸侯國。而軒轅王國這種級別的國度,在萬國聯盟管理的范圍內,共有一百四十二個!”
  
      “這么多?”
  
      張懸愣住。
  
      他看到的地域圖解,只達到一等王國級別,封號王國具體多少,并不清楚。
  
      本以為所謂的萬國聯盟,只是個虛指,現在才知道,掌控的范圍內,國家的數量,恐怕只多不少。
  
      一百四十多個封號級別的國度,而軒轅王國下屬又有二十多個天武這樣的一等王國,再往下逐級劃分……數量之多,密密麻麻,很難記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王國成因,牽扯著歷史,也有名師堂坐鎮的緣故,今天就不多說了。只說一下,萬國聯盟!”
  
      “萬國聯盟,掌握著所有王國的范圍,聽起來十分巨大,實際上在名師大6范圍,不過滄海一粟,不算什么。與之級別相同的勢力,整個大6,足有數千,像緊鄰的明夏帝國、洹海帝國……當然,還有一些強大的三流宗門,如落沙宗、寒氣宗等等?!?br/>  
      “還有和萬國聯盟一樣龐大的存在?”
  
      眾人全都滿臉驚愕。
  
      早知道名師大6很寬闊,可怎么都沒想到這么寬闊。
  
      匯聚上萬個國度,在他們眼中,就很大了,怎么都沒想到,同級別的勢力,足有數千!
  
      可怕!
  
      “萬國聯盟,聽起來霸氣,但因為王國各自為政,互不通氣,同級別勢力中算是最弱小的?!?br/>  
      “就好像明夏帝國,無論高手數量,還是經濟,都要強過我們不少;流云宗,落沙宗也是人才輩出,天才數量,遠勝過我們?!?br/>  
      “當然,這些勢力,同樣有各自有名師堂,受到總部節制?!?br/>  
      “為了更好的選拔人才,讓名師職業更加光明耀眼,萬國聯盟和周邊二十七處相同等級的勢力,聯合舉辦了一個名師大賽!”
  
      “十年一次,三十歲以下的名師,才可以參加。優勝者,可以得到豐厚的獎勵?!?br/>  
      “這個比賽已經連續舉辦七十七次了,可惜……萬國聯盟名師堂,始終墊底,最好的一次,也只是二十三名……”
  
      說到這,蘇師臉色一紅。
  
      二十七處相同勢力比試,最好一次也才二十三名,也就是倒數第五,成績之差,可以想象。
  
      難怪羞愧。
  
      “這次,新任的康堂主繼任,勵精圖治,想要誓挽狂瀾……要我們密切關注所有王國,只要有厲害的天才,就選拔出來,加以培養!好參加三個月后的大比……”
  
      蘇師看過來,眼中露出期盼。
  
      “蘇師的意思,是……打算讓張師參加這個比賽?”
  
      姜堂主明白過來。
  
      “不錯!”蘇師點頭:“張師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成績,連續打破名師堂無數紀錄,天資之高,就算萬國聯盟,都絕無僅有,因此……我想邀請他參加!”
  
      “這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沒想到請求是這個,姜堂主轉頭看向張懸。
  
      其他名師也將目光集中過來。
  
      有比試,就有輸有贏,參不參加,是自愿的,誰也無法強求。
  
  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張懸也是一愣。
  
      “張師不用著急回答,給你兩天時間考慮,也可以和令師商議一下,得到準確答復再回答也不遲!”
  
      蘇師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我考慮一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張懸點頭。
  
      名師大比,聽都沒聽過,更不知道如何比試,還是小心一些為好,不能盲目答應。
  
      他現在最主要的目的,還是三十歲前,想辦法達到九星名師,其他事情,都不重要。
  
      “我就這件事,沒其他事了。張師,可能還要勞煩你,幫忙引薦一下,我和凌師,還想見見你的老師,楊師!”
  
      蘇師笑道。
  
      能培育出張懸這種逆天的天才,這位楊師的實力,恐怕比他們都只高不低,既然來到,不拜見,有失禮貌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一回來,我就立刻稟報二位?!?br/>  
      聽對方還沒忘這茬,張懸一陣頭大。
  
      看這兩位四星名師認真的樣子,肯定是躲不過去了,實在不行,只能硬著頭皮裝下去。
  
      只不過,在四星名師面前偽裝……真沒什么自信。
  
      “沒有其他吩咐,就先告辭了!”
  
      見再沒安排,不再多說,張懸一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告辭!”眾人點頭。
  
      名師考核成功,該講解講解完,改認可的認可完了,也該回去了看看了。
  
      來到王城不久,就偽裝身份,說實話,還沒以張懸的面目走動過。
  
      走出議事廳,就見沐雪晴、路沖迎了上來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!”
  
      一個個眼中滿是崇拜。
  
      本以為他們的老師,只是普通教師,沒想到,竟然就是名震王城的級天才,張懸!
  
      有這樣一個老師,以后必然鯉魚躍龍門,一飛沖天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……”
  
      趙雅等人也走了過來,一個個斗敗的公雞一般,再沒之前的意氣風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鄭陽等人,老鼠見貓一般,瑟瑟抖。
  
      “你們幾個,回府邸看我怎么教訓!”
  
      這里是名師堂,不少人看著,如果讓外人知道了他的學生天天想弄死自己,肯定會笑掉大牙。
  
      剛考核二星名師得到的威信,也會瞬間崩塌。
  
      家丑不可外揚,還是回家再好好教訓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。
  
      “你們也跟我來吧!”
  
      看了沐雪晴、路沖等人一眼,張懸也大手一擺。
  
      兩個身份變成一個,兩撥學生,該結束的結束,該整頓的整頓,也要調整一下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眾人點頭,跟在后面。
  
      回到府邸,劉師、白蟾等人早已得到了消息,難免又是一陣感慨。
  
      來到大廳,端坐在主位上,看著跪在下方的鄭陽、袁濤等人,臉色鐵青。
  
      一來到,幾人就將下毒的事情詳細說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管那個柳老師是誰,是不是我,身為老師,教授八方,就應該尊重,為了一點不忿,故意下藥,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!”
  
      一聲呵斥。
  
      這幾個家伙,實在太亂來了。
  
      給自己下毒,到沒什么,讓他生氣的是他們這種舉動和行為,無視師道尊嚴,沒了道德底線。
  
      一個人,一旦沒了道德,實力再強,也是垃圾、廢物!
  
      為師者,育人不光傳授知識,還要育行、育心。
  
      就好像養花一樣,不光澆水施肥。還要定期修剪,否則,長的東倒西歪,非但沒有美感,還會倒人胃口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,學生不敢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第一次見老師這樣怒,鄭陽等人嚇得臉色一白。
  
      “不敢了?都敢對老師下手,還有什么不敢的?我張懸沒這種學生,也丟不起這個人!”
  
      一甩衣袖,張懸哼道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……”
  
      鄭陽等人身體同時一晃。
  
      這樣說,等于要逐出師門!
  
      “還請老師收回成命,鄭陽他們也是無心之失……”
  
      急忙上前,趙雅眼中帶著哀求。
  
      “不許求情,讓他們跪著,什么時候想明白了,什么時候再說!”
  
      呵斥完鄭陽等人,張懸不在多說,轉頭看向不遠處沐雪晴等人。
  
      “我偽裝柳程,咱們才有的師生之緣,現在身份恢復,緣分也等于結束了,我會留下保你們能夠晉級宗師的功法,都各自回去吧!”
  
      和這些學生的緣分,只在天武學院,現在任務完成,沒必要繼續下去了。
  
      再說,天武王國對他來說,還是太小了,早晚都要離開,帶趙雅等人,就不太容易了,總不能將這些人一個個也全都帶上吧!
  
      “老師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沐雪晴、孟濤等人全都眼圈一紅,“好了,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,以后就算不是我的學生,也要好好修煉,不可懈??!”
  
      交代完,張懸擺擺手:“都回去吧!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眾人跪了下來,同時叩拜,一個個眼眶微紅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師,我……想跟著你,你去哪我去哪!”沐雪晴一咬牙。
  
      “你?沐丹師就你一個女兒,你走了,如何盡孝?回去吧!”
  
      張懸擺手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沐雪晴語塞。
  
      從小就沒有母親,父親含辛茹苦將其撫養成人,真要離開,如何向父親交代?
  
      “以后還想跟著我,可以安排好沐丹師及這邊的事情,過來尋找。放心吧,老師身為名師,找到蹤跡不難!”張懸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以后想跟著自己,也很簡單,追上來就是。
  
      “是,多謝老師這些天的辛苦栽培!”
  
      沐雪晴明白過來,俯下身去,重重的磕了幾個頭。
  
      張懸點頭,正想說上兩句,腦中突然晃動,書架深處晃動,再次多出一本金色書籍。

福建11选5中奖金额